杂书网 - 历史军事 - 沈宁苒薄瑾御关欣月在线阅读 - 第299章 薄瑾御:这辈子,我不会再放开你的手

第299章 薄瑾御:这辈子,我不会再放开你的手

        宫远易的眸色深了深,沉默地思考了几秒,他抬手,“先不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件事得先瞒着,从长计议,你想想,真正的沈宁苒是薄瑾御的妻子,有薄瑾御的帮助,若是回来,成为了家主,掌管了集团,哪里还有我和远弘的容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范秋恍然大悟,点点头,“是啊,真正的沈宁苒回来,那几个老家伙一定会着力培养她成为家主,你就更没有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范秋庆幸自己先回来跟宫远易商量,她差点就把听到的去告诉几位长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件事你谁都不要说,我要好好想想之后该怎么办,至于她们两个,就让她们斗去吧,斗得你死我活才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,最好两败俱伤,你之前是碍于家规不能去抢家主之位,但若是继承人无用,总要有人顶替上去的,到时候那几个老东西也不好再说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宫远易笑了笑,他也正是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规定的继承人无用,那宫家家主的位置自然就落到他头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宫远易的眸色深了深,里面闪过一抹冷冷的笑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范秋想了想又问:“不过她说大姐害死了薄明詹,你说这是真是假?”

        宫远易摇摇头,“这我就不太清楚了,毕竟大姐做事一向神秘,她的很多事情连那几个老家伙都不清楚,又怎么会告诉我,不过就看大姐那心善的性子,不大可能去害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沈宁苒拉着薄瑾御去车里,薄瑾御任由沈宁苒摆弄,眼里始终带着笑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沈宁苒怕他伤没好,又被砸伤了,伸手就去解薄瑾御的衣服。

        薄瑾御勾了勾唇角,微张着双臂,任由女人脱他的衣服,看着沈宁苒着急的神色,他低哑的嗓音问,“这么着急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宁苒刚解开他衬衫的第四颗扣子,看着他露出来的胸膛,手指顿了顿,一抬头,她就对上了薄瑾御带着几分玩味的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车厢里空间狭小,灯光昏暗,气氛也莫名地暧昧。

        沈宁苒意识到了什么,正打算收回手,却被薄瑾御的大手一把擒住,“继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宁苒抿了抿唇,“我就是想看看你有没有受伤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这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宁苒被他这样一问,更着急了,“不然呢?难不成我还想占你便宜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薄瑾御笑笑,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宁苒气恼地拍了他一下,“谁想占你便宜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薄瑾御笑意加深,将脸红了的女人拉进自己怀里,“想占便宜也可以,随便你占,就让你一个人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宁苒推了推他,“去你的,我可没你这么流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薄瑾御将人按在怀里没有松开,头搭在她消瘦的肩膀上,闻着她身上好闻的味道,薄瑾御心里很满足。

        良久,他轻轻叹了一口气,“抱歉苒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宁苒心尖轻轻一颤,不明白薄瑾御为什么抱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说抱歉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老爷子,让你受了委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宁苒眨了眨眼睛,微微沉默了几秒,她才开口道:“薄瑾御,老爷子不让我们在一起,也许真的有理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爷子当时欲言又止,不知道想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沈宁苒真的好奇能让老爷子在那种极度想拆散他们的情况下,又硬生生忍住不说的事情,到底是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沈宁苒就怕他们之间真的隔着什么很深的仇怨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还记得当时薄家那个老佣人刘嫂说的话,‘母债子偿’!

        她当时一直以为刘嫂说的‘母’指的是她,而‘子’是她的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后来想想,并不是的,她说的‘母’是指她的母亲宫舒澜,那个‘子’才是她!

        是她的母亲做了什么,但他们找不到她的母亲,所以才找她寻仇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薄老爷子现在竭力地阻止她和薄瑾御在一起,她在想,真的是因为她的母亲做了什么事,才让老爷子这样厌恶排斥她吗?

        沈宁苒思来想去,结合所有事情,只得出了这个结论。

        沈宁苒抿了抿唇,问:“薄瑾御,如果,我说的是如果,我们之间或是我们的家族之间隔着什么深仇大恨,那你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怎么办?你跟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沈宁苒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他们之间真隔着什么深仇大恨,他们还能在一起吗?

        薄瑾御松开沈宁苒,对上她清澈明亮的星眸,低低的声音道,“无论什么深仇大恨,我都不会放开你的手,这辈子,永远不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宁苒的眸子颤了颤,薄瑾御漆黑的眸子里满是认真与爱意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样的目光,让沈宁苒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沈宁苒还在愣神,薄瑾御伸手搂住她的腰,遒劲有力的手臂直接将她抱到了自己的腿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沈宁苒一惊,“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薄瑾御伸手轻轻抚了抚她的脸颊,“不要胡思乱想了好不好?我很害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害怕?害怕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不容易让你答应给我一个机会,怕你反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