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书网 - 都市言情 - 都市之妙手仙医在线阅读 - 第二十八章 半仙

第二十八章 半仙

        吴安平懵了,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,却也赶忙上去安抚妇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妇人正是王炎军的母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安平啊……炎军,炎军已经咽气了啊……安平啊……我这白发人送黑发人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听到这话,吴安平也愣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几天不见,自己这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就跟自己天人永隔了?!

        吴安平当即有些踉跄,赶忙往屋里跑。

        秦风也是跟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这别墅的卧室中,一道面色苍白的身影紧闭双眸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卧室床旁立着几个身穿道袍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居于中间那人一手拿着浮尘,一手掐算,然后似是意味深长的叹了口气,捋了捋自己不长的山羊胡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可惜王先生还是去了,我本来叫来这几个徒儿,想用师门秘法,给王先生画个符咒,让王先生喝下的,只要喝下,定能痊愈,可……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终究是我们慢了一步,不过既然来了,我们就为王先生超度一下吧!我们师徒几人平常给人超度都要八十八万的,今日前来没帮上什么忙,实在是心里有愧,主家给我们六十六万的超度费便算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家之人是用尽千方百计,医生不行就找算命的,算命的不行就烧香拜佛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烧香拜佛的时候意外认识了一个号称“半仙”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交谈两次之后,王家之人也是病急乱投医,决定请他出山过来试试,万一真的把王炎军救醒了那?

        可这些半仙还没来得及出手,王炎军便撒手人寰。

        吴安平的眼泪也有些控制不住了,他在水晶棺前放声大哭。

        秦风已经看到了王炎军虽然苍白,但透着一丝红润的脸,当即一个跨步,靠近水晶棺,手掌放在了王炎军的胸口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心脉尚存!还能救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听这话,吴安平止住了哭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秦先生,还请秦先生出手,救炎军的命!”

        可秦风和吴安平两人的话,却引起了“半仙”几人的不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人已经咽气了,魂归九天,这个时候你不管用什么办法都是无济于事,你们这一唱一和,莫不是想骗主家的钱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,我等已经准备给王先生超度,无关人等,还请离开,我们需要布置法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王家那些人听到秦风的话,虽然心中猛的一喜,但随即就有更大的失望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人已经咽气了,从来就没有听说过还有人能把死人救活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王家那些人看在吴安平的面子上,并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一边劝着吴安平节哀,一边说着既然人已经不在了,就不要再折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信我,阿姨,你相信我,我带着秦先生过来,就是为了救炎军,他是神医,他说能救,就一定能救!”

        见吴安平说的信誓旦旦,王家众人脸上在闪过了片刻的犹豫之后,目光盯住了秦风!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请神医救命!只要神医能把炎军救回来,我们愿意支付双倍的诊金!”

        秦风听得主家发话,赶忙取出针灸针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针,便是从百会刺入!

        只这一针,便看的人心惊胆战!

        两寸多长的针,直接刺了进去,这哪是救人?

        就算真的把人救醒了,针伤到了脑子,难不成要让王炎军憨傻终身?

        那几个半仙在王家众人同意让秦风诊治之后面露不悦,几人交换着眼神,随即便有一半仙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等也懂医术,你这针法,根本就不是救命针法!王先生已经过世,你还这样行针,这简直就是对王先生遗体的亵渎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这人便要上前拔针!

        此刻的秦风专心致志,想要将王炎军救回来,所需针数极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刻都不敢耽搁,他看得出来,王炎军已经咽气超过半个小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耽搁一会儿的话,王炎军心脉溃散,便彻底没机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秦风一针一针的扎下,那个半仙却伸手拔掉了秦风刺在百会穴的那一针!

        众人意识到半仙拔针,赶忙阻止却已经来不及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秦风,更已经目光死死的将这个半仙盯紧!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干什么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联手骗死人钱,你也不怕遭报应!我刚才已经推演了一卦,王先生命数已尽,此刻魂魄已经过了奈何桥,再也回不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半仙说的义正言辞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他那嘴脸,秦风没有丝毫的犹豫便扇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可算到你会挨打?”

        半仙捂着脸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草!你他妈敢打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风反手又是一巴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滚出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秦风没时间跟他耽搁。

        吴安平此刻也已经过来,拽着那所谓的半仙就往外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秦风冷眼看了看半仙带来的几个徒弟。

        冰冷的目光莫名的让这几个家伙胆寒!

        秦风赶忙在百会补针!

        被吴安平强行拉出去那个,出了门也依旧叫嚷个不停,让王家一众人也颇感厌烦。

        若不是王炎军的母亲对半仙尚有信任,王家众人怕是早就要把这些人撵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秦风能够把王炎军救醒的事情,王炎军的母亲也只是抱着侥幸态度试试看,毕竟半仙已经说了,魂归奈何桥,已经无力回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要是能把人救活,老子管你叫爹跟你姓!草你妈的,敢打老子?老子回头画个符咒死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秦风的针终于下完了,这才抬头瞥了眼被拽出去的半仙。

        半仙被秦风的眼神吓得一哆嗦。

        秦风也没再搭理他,伸手一边给王炎军把脉,一边把另一只手放在了王炎军胸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见秦风眉头紧锁,王家众人焦急等待,却不敢打扰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几分钟后,秦风才松开了手,而王家众人这才敢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神医,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再有一会儿,应该就能苏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吹牛谁不会?别一会醒不过来,又找什么借口!”

        门外的半仙冷冷的讽刺着。

        秦风一直在运针,便暂时没收拾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焦急的等待中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三分钟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五分钟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一直等了将近二十分钟,王炎军还是未醒!

        门外的半仙呵呵笑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?还没想好怎么编造理由?我说了,他要醒了,老子管你叫爹、跟你姓!妈的,老子就不信了,人都特码的快僵了,还能被救醒!”

        半仙话音刚落,众人都是听到了床上发出了细碎的声响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赶忙围了过来,只见床上原本一动不动的王炎军,此刻挪动了一下身形!

        又是片刻,王炎军睁开了眼睛!

        片刻的宁静,紧接着便是王家人的雀跃。

        秦风又把了下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虽然醒了,但毕竟刚才进入了一种假死状态,还需要一些药恢复他身体的活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