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书网 - 都市言情 - 都市之妙手仙医在线阅读 - 第一十九章 真晦气,别让她死这里了

第一十九章 真晦气,别让她死这里了

        护士被秦风凶戾的眼神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不敢再拦,却也是赶忙跑出去去叫医生。

        秦风趁着这个时间,继续给母亲施针,一边进针,一边用另一只手搭上母亲的脉搏,从脉象上来说,已经开始出现好转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在此时,几个医生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干什么?在这里胡乱扎针?人都快死了,你还在这里瞎折腾?你要是真孝顺,就去交十万块钱,我们马上给你母亲上特效药,最起码也能让你母亲再多活半个月的时间!”

        从这医生口中所说,好像王凤兰已经被定义为一个死人,就算再怎么努力去救,也不过是稍微延长一点寿命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把他拉开,把那些破针都给我拔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有人过来拉秦风,嘴里还骂骂咧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晦气,别一会死医院里,说都说不清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……要我说啊,还是赶紧联系殡仪馆,经这小子一乱来,怕是活不过今天上午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这话,这几个医生就要把正在运针的秦风拽开!

        可秦风却缺偏头冷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群庸医,再敢胡说,别怪我不客气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!不客气?你不客气一个我们看看?我作为这个科室的副主任,可以清楚的告诉你,你母亲只要不用特效药,今天必死无疑!她要是不死,我这副主任的位置让给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话刚说到这里,心电监护仪发出的工作声音由急促、尖锐开始变得平缓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不自觉的去看,却见心电监护仪上,王凤兰的心率正在提升,血氧饱和度也在极短的时间里回复到了正常状态。

        从面色上看,原本的青紫正在缓缓恢复正常,微弱的呼吸也开始变得有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回事?!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些医生一时间傻了!

        更有甚者揉了揉眼睛,生怕是自己看花了眼。

        秦风不知道,但他们却清楚得很,和王凤兰一起入院的还有一个老者,那老者的儿子在上都颇有权势,所以在他的监督下,这些医生护士也是诊治的格外用心,饶是如此,老者也依旧是半死不活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病情看上去明明更重的王凤兰,为什么会突然恢复?

        要不是仪器是不可能出问题的,他们甚至都觉得自己是在做梦。

        秦风此刻已然开始收针,针灸针的针身已经变成了黑色,从秦风针灸之处,此刻也是渗出些许黑血,那些黑血刚被秦风擦去,王凤兰便从昏迷中清醒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依旧虚弱,但王凤兰左右打量,看到儿子之后,又看到了那些医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在医院?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得王凤兰开口,刚才还在跟秦风叫嚣的副主任医师瞪大了眼睛!

        明明片刻前还快死了,说清醒就清醒了?!

        王凤兰此刻坐起身,赶忙就要下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咋了?我怎么住医院里了,这要花很多钱吧?儿子,妈没事,咱……咱们出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凤兰还并不知道秦风和薛苗苗已经分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只觉得,儿子应该已经把彩礼给了薛苗苗。

        儿子和薛苗苗应该马上就要结婚了,虽然彩礼凑齐了,但儿子结婚也还是要花很多钱的啊!

        她自然是不能住院,也住不起院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秦风搀扶着还有些虚弱的王凤兰,便要离开,毒已经解了,自然没必要继续在这里住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加上自己现在又有医圣传承,等出了院之后,再给母亲好好调养一下身子就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王凤兰刚下床,一道并不和谐的声音便是传到了秦风和王凤兰的耳中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等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声音是从李尽文口中传出,也就是那个副主任医生。

        秦风皱眉看着李尽文,见李尽文已然伸手拦住了他们的出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出院……行是行!但……住院费,总要交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凤兰并不知道在自己昏迷的时候发生的事情,听到医生这么说,虽然拮据,却依旧是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应该的,应该的,多少钱啊,医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王凤兰就从自己衣服内兜里掏出来一个小布包,从布包里掏出了一张张五块、十块的零钞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旁边的医生和护士面色各异,有讥讽,有嘲笑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尽文冷笑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共六万九千七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凤兰只觉天都要塌了!

        自己住院怎么花了这么多?

        秦风也有些怒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这群庸医什么都没做,凭什么要这么多?!”

        确实,在秦风过来的时候,那些医生和护士除了催着秦风交钱,便是言语中说着王凤兰要活不成了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人是秦风自己救回来的,可李尽文张口就要将近七万!

        这跟讹诈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    李尽文示意让护士拿来了账单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上赫然写着一串串并不合理的收费项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这呼喊费是什么东西?怎么都要六千?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凤兰看着账单,一阵头晕目眩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李尽文双手抱怀,一副居高临下的神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自然是确定你有没有昏迷的费用!我们的医生和护士需要尽职尽责的呼喊你三声,确定你真的昏迷,我们才能更好的用药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得这话,秦风一下子伸手抓住了李尽文的衣领!

        这账单之上,药价贵的离谱就不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呼喊费的解释,就让秦风怒从心起。

        人都已经拉到医院了,昏不昏迷看不出来?还特么用呼喊三声?

        喊这三声,还要收六千块钱?

        明明可以抢,还非要给这笔费用起个名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尽文也没想到秦风力气那么大,众目睽睽之下,秦风已经将李尽文顶到了墙角,看上去随时都要动手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凤兰赶忙拉扯自己的儿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,别惹祸,小风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本有些惊恐的李尽文看到王凤兰的软弱,此刻多了几分嚣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劝你最好赶紧松开,然后马上给我道歉!要不然的话……呵呵……我们医院也是有法务部的,到时候可别怪我让你们赔偿精神损失!让你们倾家荡产!!”

        话刚落下,秦风一拳便砸在了李尽文的脸上!

        若是以前,秦风或许唯唯诺诺不敢动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现如今,秦风实在是看不惯李尽文那小人得志的嘴脸。

        秦风这一拳下来,直让得李尽文鼻孔窜出血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种没有一点医德的东西!你也配为医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罢,秦风还要动手,却被王凤兰死死拉住!

        李尽文趁机挣脱秦风,一边捂着鼻子擦拭鲜血,一边眼神凶恶的盯着秦风,似是恨不得把秦风生吞活剥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李尽文要放狠话的时候,一个护士着急忙慌的跑了过来!

        “李主任!赶紧过来看看,李主任!888病房的病人病情突然加重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