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书网 - 网游竞技 - 诛天劫在线阅读 - 夜袭狐族

夜袭狐族

        夜风很冷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狐族大营的将士却一动不动的站在自已的岗位上,寸步不离。

        寒风呼啸,漆黑如墨,对于这些狐族将士来说并没有任何的不适。能走上战场的将士,黑暗视物对于他们来说,并没有任何的影响,纵然是不能做到神游太虚,可是对于黑暗中的任何风吹草动,都很难瞒过他们的耳目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个雷隐山大营之中,死一般的寂静,全营根本没有任何的动静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黑暗将尽,天际刚刚露出一丝鱼肚白的时候,数十道黑影突然暴起。

        仅仅一息之间,数十道黑影同时发难,甚至根本没有任何的神通道法为辅助,只是以自身的身体动作弹出。

        寒光自那些黑影的身前突然亮起,直接划向数十处哨岗上的狐族将士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寒光亮起的一刹那间,便已直接到了数十名哨岗将士的咽喉之处,甚至冰冷的刀锋已划破了皮肤,只要再稍稍用力,便可以直接刺穿血管。

        动如脱兔,狠厉毒辣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一息之间,暗岗上的狐族将士各自捂住了自已脖子,眼神里满是惊骇之色。甚至这些将士在自已根本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间,便已直接被刺穿了咽喉,夺去了他们的最后一丝生机,,,,,,

        长刀划过了暗岗将士的咽喉之后,十余道黑影根本没有任何的停留,甚至连看都没有再看一眼。直接如同闪电一般直接冲入大营之中,同时取出火种,直接要将整个大营

        变成了火海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数息之间,连绵起伏的狐族大营全部被火光淹没,喊杀声自黑暗中从四面八方传来。甚至在黑暗之中,无数的火光亮起,伴随着如若潮涌一般的喊杀声,声势冲天。

        冲天的喊杀声已至,无数身着黑衣的将士如鬼魅般而至,高举着的刀枪剑戟等各式各样的兵器都有,,,,,,

        混乱之间,一队将士直接杀入早已乱糟糟的大营。无数的神光闪烁之间,众多狐族将士一时之间直接被杀的人仰马翻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将士所到之处皆尽都是似是秋风扫落叶一般,成片成片的狐族将士被收割掉了性命,许多狐族将士根本还没有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,都是已直接倒在了血泊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仅仅不足半柱香的时,整个大营满地都是死尸。

        血水早已浸染了大地,纵然是无数的尸身早已在恶战之中被打爆,血水被双方交战的神力余波所蒸干。

        空气之中的血腥味,却根本无法消散,,,,,,

        然而大战还在继续,每一位将士都已变成了血人,甚至许多将士的身上都已经满是伤痕,鲜血喷涌而出。可是他们却似乎都没有感觉到疼痛一般,就好像双方所有将士都已经失去了理智,除了要将眼前的所有敌人全部杀死之外,就再也没有其他的任何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就好像是只知道杀戮的傀儡。

        …。。

        交战之间,喊杀声,怒吼声,似是要发泄出自已心中最压抑

        的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 更多的却是带着凄厉的惨叫,继而紧接着的便又是一阵阵的血雨不断溅起,,,,,,

        一些将士残肢飞上半空,断手之上仍握着刀剑,嘴里还在不断的嘶吼,似是要将敌人吓退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多将士原本还算齐整的尸体,转眼之间在洪流之间被踩踏成了血泥,,,,,,

        然而双方的将士倒下,马上便有无数的将士再次冲了过来,甚至很多将士根本就没有来得及与敌人接战,便已直接冲到了敌人阵营的最密集之处,轰然自爆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一阵阵惊天巨响之间,无数将士直接化成了阵阵血雨,留下了一处又一处真空地带。可是转眼之间便有更多的将士

        填补上那一处处真空地步,那怕是空气之中都迷漫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,却也根本没有任何一位妖族生灵有半分犹豫,,,,,,

        双方将士都似是变成了没有情感的凶兽,面对敌人的刀剑之时,根本就没有萌生任何的退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彼此就是要以这种拼命的资态,将敌军全部杀的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还没有生机断绝,只要还有一丝丝的神智,只要还有一点点的力气,只要他们还能稍稍动那么一下,那么他们之中的任何将士都不会后退半步。那怕是身边的战友一个又一个的倒下,也丝毫不会影响他们的士气,反而只会让那些将士变得越发的凶狠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两军交汇之处,皆尽汇成一道血色潮涌,只杀得

        血流成河,,,,,,

        双方将士,好像根本没有任何意识,所余下的一丝灵智,便是不停的杀戮,只到自已倒下,或者是对方没有了一丝生机,然后马上寻找下一个还有生机的活物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自已还有一口气,就绝对不会停下,,,,,,

        满眼望去,密密麻麻都是数不尽的将士,一个个仍悍不畏死的冲锋,那怕仅仅是一个照面便会在敌军一些修为高深的强者手里化成飞灰,可是所有将士仍是义无反顾的猛打猛冲,甚至就好像根本不知道自已的冲动随时会断送自已的性命,,,,,,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此刻,仿佛就中有一个目标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眼前还有活着的生灵,不管是不是自已所能应付得了,直接就是冲锋,不死不休,,,,,

        众多狐族高层一个个越发的脸色凝重,心中暗自叫苦不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到底是从那里冐出来的一群疯子?

        根本就不管不顾自已的死活,就好像命不是他们自已的一样。盟军将士虽然骁勇善战,可是却少见这种连自身生死都不顾的将士,,,,,,

        那些将士,宛若是修罗临世,好像天生便是一部杀戮机器,只要见到了任何一个活着的敌军,就会毫不犹豫的挥下屠刀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战场上的情况越来越紧张,狐族许多高层突然发现,眼前的这些盟军将士,似乎比一开始更加疯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…。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敌人还没有完全倒下,还没有完全死绝,那么他们便永远

        都不会停止自已的脚步。至于自身的安危,他们似乎都已经早已不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有的,只是不断的杀伐和血腥,,,,,,

        甚至战场之上的凶险程度让人看的毛骨悚然,有些被砍下的首级仍死死的咬着敌人的脖子?

        当那颗首级被斩飞上天空之时,仍是在对手的脖子上咬下一大块血肉,,,,,,

        一些下半身已被斩断的血人仍扬起了长刀,直接用着最极端的方式向着敌人出手?仅仅一个照面,方圆数十丈之内的一切都是变成了一个深坑,无数的将士同时化成一阵血雾消散于天地之间,,,,,,

        那怕一些将士被乱刀分尸只余下了一只手,却仍是死死的掐住了敌人的脖子,只到对方窒息而亡时仍未松开,,,,,,

        甚至还有一些将士直接冲入乱军之中,甚至根本没有任何的接触,便直接以最极端的方式自爆,,,,,,

        场面,极其血腥,,,,,,

        「这,便是山主的计策吗?」

        蛮主一脸的无奈:「如果仅仅只是这样的话,那么我倒是想问上山主一句。这么硬碰硬的战法,就算是能将狐族拖进深渊,那么我们又还能剩下多少活着的将士?要是这么硬碰硬的打法,为何山主不一开始就直接发起进攻,偏偏要等到现在这种时候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我愿意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你,,,,,,」

        蛮主脸色一黑,一时之间竟是根本不知道如何说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眼下这种时候,纵

        然是蛮主心中有些想法,但现在却也实在不知道说什么。甚至蛮主实在有些想不明白,如今这种时候为何卓君临却是如此无礼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如果谁要质疑我的用意,可以明言便是,无需这般左顾而他,我没有这个心思。」卓君临一声冷笑:「甚至我相信,现在没有谁能理解我为什么要这么做,更没有谁清楚我这么做的用意。别人都没有问,为何蛮主却要来问个究竟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这个,,,,,,」

        蛮主一脸的无奈,此时看向卓君临的眼神之中不由多出了一丝错愕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无数岁月以来,还从来没有任何生灵敢和自已这么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现在卓君临不仅这么说了,而且言语之间满是夹枪带棒。如果不是极力克服着自已的情绪,蛮主都恨不得现在给卓君临一点教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「看来,仅仅只是第一梯队的将士,还不能将狐族逼到绝境。」卓君临一声长叹:「现在,我们准备的第二梯队应当可以上了。我倒是要看看,狐族到底是有多大的底气,到底还能坚持到什么时候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还上?」

        这回所有的强者脸色都不由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眼下的情况,已然大出他们所有人的意料。

        和狐族硬碰硬的死磕,以于盟军来说现在极不理智。

        …。。

        卓君临这一次要和狐族死战,本身就不被他们看好,这个时候卓君临竟然还要孤注一掷,这本身就已经违背了一开始的初衷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仅凭这点兵力就想

        要让狐族落败,诸位的想法未免有点异想天开了。」卓君临一声冷笑:「诸位不想与狐族硬拼,无非是因为要保全自身的兵力和实力。然而若是没有壮士断腕的决心,一味的只想保全自身,等到狐族真的准备充分。将来必然会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局面,这也是诸位愿意看到的吗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这些,并非是我等愿意看到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 众多强者不由同时一声苦笑。

        恐怕在这么多强者的面前,也只有卓君临才敢将话说的如此直接,甚至根本就没有顾虑他们的任何一点点想法。言语之间的那份不屑和阴沉,纵然是这个时候众人心中也不由满是无奈。

        「诸位并没有否认,至少这一点还是值得我高看一眼的。」卓君临一声长叹:「要是诸位真的不敢承认,那就只能说明我看错人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山主认为,还应当再继续打一去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打,为什么不打?」

        卓君临一声轻叹:「即然已经主动发起攻击,若是不能取得一些战绩,那岂不是会折损将士们的军心?难道诸位都没有发现,这一次我只不过是派出盟军三成的兵力,就已经渐渐占据上风了吗?以往的时候,狐族大军可没有这样的拉胯战力,这说明了什么问题,难道诸位心里没有想到些什么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山主是说,狐族的兵力,,,,,,」

        「狐族的兵力之所以会有这样的表现,唯一的可能性就是狐族的内部出现了

        问题。」卓君临咧嘴一笑:「东海局面已成僵局,随时都有可能会受到影响。狐族上下未必还能齐心。这个时候狐族就算是还有抵抗的力量,但依我之见,也是受到了某些影响才是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这,,,,,,」

        众多强者一个个面面相觑,却是谁也不好答话。

        眼下这种时候,纵然是心中有着无数种想法,但在这时候却是实在不知道应当如何开口。纵然是卓君临已经分析的头头是道,可是狐族向来女干诈,各族都曾吃过狐族的大亏。那怕是现在心中有些想法,但现在却也

        实在不好直言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眼下这种时候开口,对于任何生灵来说,都不是一件理智的事情,,,,,,

        「其实,现在事情都已经摆在眼前,雷隐山的狐族大军就算是没有变数,也必然是受到了某些影响。」卓君临眼眸之间闪过一丝玩味:「或许这个时候,我们需要给狐族一个应有的结局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难不成,这是要对狐族发起总攻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总攻,想什么呢?」

        卓君临眉头一皱:「剿灭狐族,又岂能是一朝一夕的事情,现在纵然是占据上风,也只能是表面上看到的而已。距离真正的将其剿灭,不知道还差了多少时机。诸位可以有想法,但千万不要想的太多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在场的强者个个面色古怪,一时之间却是谁也不好答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卓君临话里到底是什么意思,这时候谁也吃不准。

        更重要的一

        点还是,如今这种时候连他们自已都不知道到底应当如何面对眼下的情况,卓君临所图谋的到底是什么,更是无人知晓,,,,,,

        39314664。。

        ...

        免费阅读.

    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



    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



    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