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书中文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被渣后小叔叔宠我入骨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五十八章 相看

第一百五十八章 相看

        晚上回去的时候,栗小寒把玉镯的事情和某人说了说,“要不我还是把手镯给放起来,放在保险柜里吧,这东西万一磕着碰着了可怎么办?李教授说这值好几千万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凌瑾渊把人搂在怀里,亲昵地刮了刮鼻子,“怎么说你现在手里也有几千万了,怎么还惦记着这些……钱也只是个数字,赚了就是花的,你不用,也彰显不出它的意义。更何况玉能养人,你戴着这个,也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一样的好不好……不跟你说了,我先去洗个澡,浑身都是酒味,难闻死了……”栗小寒的酒量不大,不过喝啤酒还是没什么问题,只是这味道就有点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凌瑾渊看着小家伙做出一脸嫌弃自己的表情,不由好笑,捉着一双雪白的柔荑,放在鼻下,嗅了嗅,“什么味儿?我怎么就闻不到?不行……我要再闻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我去洗澡了……”栗小寒脸上红得发烫,想要从他身上滑下,却被人牢牢地箍住了身子,还没反应过来,天旋地转间,就被人打横抱起,扔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洗澡?等完事了再洗不也是一样……”在他看来,现在洗澡是洗,等呆会儿还是要洗,还不如一次搞定。

        栗小寒反抗了两次,见没有效果,干脆就任由他作为了……脑袋里还有些晕晕沉沉的,分不清是到底是不是有些醉意上头了,身上有些发热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唔……轻点……别咬那里……”栗小寒的头脑不太清楚,不过她突然想到明天好像是要和三姐夫一起吃顿饭,要是脖子上全是吻痕,那可别见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场欢爱后,栗小寒干脆整个人趴在了他的身上,“先等等去洗澡,我有事和你说,明天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还在犹豫,生怕他会不同意,只没想到他答应的这么快。事实上吃饱餍足的三大爷,在这时候心情是相当好的,她提出的事情,只要不是杀人越货,他都不会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见两个同学,那完全就是小意思了,而他同意,原本就是觉得不用做黑户的感觉,其实也挺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四人是约在十点,不过聚会的地点还没有定,“去宴客居吧,那边有一个常用包厢,平时招呼招呼客人用就挺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好,我和她们都约下。”宴客居是卫霖的产业,这样去也挺方便,只是少不得又要占卫二少的便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宴客居?小四,你没说错吧?咱三姐妹已经到了宴客居的外头了,不过人家问咱们要会员卡,那玩意儿谁有啊……要不还是换个地方吃吧,反正就一顿便饭?”陈东梅犹豫了一下,还是给栗小寒打了个电话,

        会员卡?

        栗小寒拍了拍脑袋,自己怎么就忘记了这茬,“大姐,我和我先生已经出发了,大概还有两三分钟就到了,你和二姐三姐再等等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吧,别太赶了……我还以为你说错了地方,就和你确定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东梅平时也见过这些高级会所,不过一次都没进去过,尤其看见那些穿着制服的侍应生,她就没法子和他们沟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姐,小四说的就是这地方没错?”林悦然面上有些奇怪,她家虽然也是京城的,不过只能算是周边的了,即便是这样,看到有人一个一个进去,手中持着白金会员卡也知道,能进这里的非富即贵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地点没错,那小四的老公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恩她还有两三分钟就到了,咱们再等会儿就是了……小二,你脸色怎么这么差,身体不舒服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覃摇了摇头,勉强地笑笑,“没事,刚才肚子有点不舒服,现在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就好……你说说你哎,好好的去上个公司上上班多好,偏偏去混娱乐圈,这种圈子哪里是好混的,这里头多少女明星被人……”陈东梅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覃的下唇咬的紧紧的,却不说话,脸色有些发白。林悦然拽着她的手道,“大姐也是怕你吃亏才说这话,她没有别的意思……不管你做什么,咱们姐妹几个都还是支持你的,不过进了这个圈子,也要懂得保护自己,成不成名无所谓,有些事也别太执着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你们放心……我虽然就是个三四线小明星,不过也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……小四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悦然欲言又止,栗小寒看着几人之间气氛怪怪的,“这是怎么了?大姐你们这是……不会是想着要分开,伤感了吧?要不就多请两天假,在京城好好聚聚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东梅笑眯眯地瞪了她一眼,“不是这事儿,我那家公司可是抠门的主,请一天假就要扣两百块了,一个月没多少工资,这一扣就见底了,还是老老实实去上班吧……今天咱有啥话就饭桌上说说。咦,小四,这是你先生?”

        三姐妹齐齐地扫过来,那眼神绝对是发亮了。之前她们仨还准备开个批斗大会,都在想是哪个把小四给抢回去做媳妇儿了,这一看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喝!这身材和长相,陈东梅承认自己有些嫉妒了,她家那位身高才一米七四左右,而且胖墩墩的,和小四家的完全没有可比性啊……这长相比电影明星还帅的多,而这气质,就更没话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四,介绍介绍呗?”林悦然也是眼前一亮,话说她相亲相了也有一个排了,大多的都是歪瓜裂枣,要么长得太极品要么性格太极品,但凡手里有两个小钱的都得瑟的不行,每次都让她有种想甩人的冲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和小四家的一比,林悦然有种自己之前相的男人都是鸭嘴兽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栗小寒看着三人亮晶晶的眼神,不由低咳了两声,“这是我先生凌瑾渊,这三个是我室友,这是大姐陈东梅,这是二姐李覃,这是三姐林悦然。”至于她就是老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凌先生,你好。”三人陆陆续续地打招呼,凌瑾渊的态度也让栗小寒很满意,至少这货今天没摆脸色,而且也不会一张面瘫脸,从始至终脸上都挂着几分淡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都进去吧,吃饭的时候边吃边聊。”凌瑾渊领着人就准备进去,那侍应生客客气气地喊了一声‘凌先生’,态度那是三百六十度大转弯,连带着对身后的几人也态度大转变。

        陈东梅愣是不明白了,“怎么你们进来不用卡就让进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栗小寒推了推旁边的男人,“不用卡也能进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之前常来这儿,侍应生就认得我了……这要是换个新侍应生,我还是得掏卡。”凌瑾渊知道身后的几位都是媳妇儿的‘贵客’,也不怠慢,细细地解释一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难怪了……小四,你先生也姓凌,怎么和那负心汉一个姓啊?这么巧……”宿舍几人都知道,那会儿在靠近毕业的时候,凌晟和栗小寒的妹妹纪雪薇搞在了一起,最后是栗小寒提出的分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事是最狗血不过了,不过在几人看来,凌晟家就算再有钱有势,这种男人也是要不得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栗小寒听了这话还真是哭笑不得了,她原本想瞒一瞒的,可是到时候她举行婚礼,肯定是要请三人过来观礼,到时候凌晟也在,就不好圆谎了,所以想想也就老实说了,“这事确实是巧,不过我和你说了,你别惊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吧,难不成是什么远房亲戚?这也没什么的……”林悦然摆摆手,表示这个肯定能接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远房亲戚,凌晟是我先生的亲侄子,这事儿,哎……”栗小寒欲哭无泪,当时她怎么就找了个凌晟的小叔呢,现在解释起来真有些费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,那辈分不是不一样,他要喊你一声婶婶……小四,你这事儿办的也忒牛了……”林悦然的脑袋总和别人想的不一样,在她看来,能让那负心汉低头,能让他叫自己一声婶婶,也是不错的,更何况凌家的背景深不可测,小四现在已经是富太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柳冰一直在炫耀,敢情真正嫁入豪门的还没开口,那边就已经宣扬起来了,真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在想什么?嫁给凌晟叔叔,听起来是不是显得很老?”都是凌晟叔叔辈的人了,凌瑾渊听起来就觉得是自己老牛吃嫩草,心头怪怪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栗小寒感觉手掌被人包裹在手心里,听得他口中的语气,不由笑道,“有什么老?反正我是一点没看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凌瑾渊当然听出媳妇儿的意思,俊容上的笑意愈发加深,凑在她耳朵旁说起了悄悄话,“年龄老是一回事,不过身体绝对不老,你要是不信,晚上咱们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流氓……”栗小寒气得要去踩他的大脚,奈何他躲避的速度太快,自己根本没有踩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,小四,脸上怎么这么红……上火了?”陈东梅的声音不小,引得走在走廊里的侍应生好几个都扭头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栗小寒先是瞪了某人一眼,这才慢悠悠地回道,“没有的事,就是刚进来,有点热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进了包房,就有人送了菜单过来,栗小寒把菜单直接递给了姐妹三人,“今天我做东,你们想吃什么就点,别为我省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覃笑了笑,“小四这话太豪放了,小心咱们姐妹仨全都点的燕窝鱼翅,你到时候付不了账,想走都走不成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二姐就知道开我玩笑,你们要是真点燕窝漱口,我也不会有什么意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东梅看了一眼坐在她旁边的那位凌先生,不由意味深长地道,“小二就听她的,小四现在嫁人了,咱们还没吃到喜酒,就在这里好好宰她一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咦,这么贵……”陈东梅看了一眼菜单,一个菜都要好几百,甚至有上千的,这和燕窝鱼翅有什么差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坐在一旁的栗小寒,桌下的手还被人紧紧捉着,她偷偷地他的掌心挠痒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开不开心?”耳朵旁被吹了一口热气,她甚至能感觉到那人温热的嘴唇擦过自己的耳垂,栗小寒面色通红地扭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闹,有什么事晚上再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晚上?”凌三爷呵呵呵地眯着眼淡笑出声,原本今天晚上小家伙拒绝和他同学,是因为昨晚折腾过了,没想到现在又有转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来这种小型聚会,她要是喜欢,以后就多办几次好了。为了晚上的性福,凌瑾渊可是一点也不介意的。

        /134/134066/3210256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