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书中文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艳雀在线阅读 - 247 他才是诡计多端的那个

247 他才是诡计多端的那个

        哪怕只去三天,楚莺还是为宋敛买了许多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开颜不在,宋敛对她一个人不放心,安排了周册去接送,楚莺待人是好的,没太多的防备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车上特地道了谢,下车时她嘱咐了声:“你有什么要忙的就去好了,两个小时后再来接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册在车镜中对上楚莺的眉眼,磕磕绊绊应了声,“不用我跟着一起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跟他不熟,只知道是赵逐之前的手下,赵逐走了,他就跟着宋敛。

        跟宋敛结婚后,楚莺尽量跟其他男人保持着距离,省得他乱吃醋,惹麻烦。

        恰好在西服店遇见宋菩玉,在她身边的位置坐下,一旁的椅子上还放着一只手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是一个人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菩玉跟宋敛关系没那么好,但对楚莺是有好感的,她认为她们才是一种人,自然而然,惺惺相惜,“还有周叙小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吗?”楚莺有些诧异,“看来你们关系很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好吗?

        营造出来的假象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叙这个继母控制欲强,不仅是对自己的儿子,对周叙,对周叙大哥,都是一样的,结婚前这一面没表露出来,婚后当晚就露了陷。

        宋菩玉是无所谓的,她不爱周叙,他怎么样,他的家怎么样,她管不着,可她愤怒的点在于——既然他也不干净,凭什么要那么残害赵逐。

        宋菩玉尝了口茶,没否认没肯定,突然想起什么,凑近了些,“……楚莺,你知道宋敛把赵逐送到哪里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想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是婚后,还是想要见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点楚莺是真的不知道,“抱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猜到了,没关系。”宋菩玉一笑,耸耸肩,“对了,你怎么会来这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给宋敛买正装,他要出国去参加婚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年底就是有许多人结婚,可宋菩玉不记得梁家那边有哪个小辈要结婚,纳闷地皱了下眉,却没多想。

        话音一落。

        背后有人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婉拿着买好的领带袖扣过来,“菩玉,我买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菩玉极为冷淡地瞥她,拎着包起身,跟楚莺告别,“我们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么匆匆一面,苏婉的样子被楚莺收入眼底,她看上去很年轻,不像是生过孩子的,跟宋菩玉站在一起,更像是姐妹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宋菩玉却很不待见她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上车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婉腔调温柔,“那位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弟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奚家那位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菩玉忍住没翻白眼,“……他早跟奚然离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婉一脸的冒犯,“我大部分时间在家里,不了解这些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少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相比较下,宋菩玉更像是咄咄逼人的那个,苏婉不似小妈,行为举止跟保姆无异,对宋菩玉这个儿媳妇,近乎低声下气,“我还听到你问赵逐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种时候,她倒是拿出了母亲的威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菩玉,你们的事我不想多说,可你既然跟小叙结了婚,就不该再想别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菩玉内心悲凉,为自己的婚姻与失去的爱人,“你要去告状就去好了,我想着谁,念着谁,周叙不是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可她不知道的是——周叙的忍耐已经见了底。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就要走了,不安却萦绕在宋敛心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接楚莺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册迟钝了下,“啊……去,楚小姐去了西服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敛:“没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应该又买了几件首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册没陪着,只是拿东西上车时看到了包装盒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点点头,“下次记得要叫太太,哪门子的楚小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说这话是甜蜜的,毕竟楚莺的确是他的妻子了,可周册记得,是楚莺不喜欢被叫作太太,总觉得显老,他们才改了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对夫妻,一个比一个难伺候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备上了几套衣服与送人的首饰,都装进了宋敛的行李箱,想起白天宋菩玉的话,想要打个电话给梁曼因确认,好巧不巧,她没接,包括梁开颜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突然失联的人让楚莺失去了安全感。

        莫名想起那天去买西服,遇到了宋菩玉,也遇到了季乾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正跟女人吃饭,饭局没结束,就拦住了楚莺的去路,向她控诉起宋敛的恶行,“宋先生的醋劲儿真是厉害,我不过是跟你多说两句话,他竟然利用李饶,让家里催我结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楚莺听不懂他的话,冷冰冰给了句,“您这个年纪,是该结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这个年纪?”

        季乾听得出,她是在揶揄他老,“宋先生年纪是小,年纪小有年纪小的好处,他看待事物还是简单的,还以为真爱可以永恒,却不知自己要为这份真爱吃多少苦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话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多到他自己都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一言不发地听着,季乾被她那双眼睛看得心脏发痒,“……怎么这样看着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楚莺是直爽泼辣的,她直言,“季先生,你喜欢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季乾心窝像是挨了一箭,正中靶心,他不由局促了下,手脚都开始不自在,说宋敛年纪小,可真到这个时候,他也不像是成熟的人了,竟然在一个女人面前失了控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却轻飘飘扼杀了他的喜欢,“我结了婚,并且只爱我的丈夫,你觉得他年纪小,天真烂漫,可我觉得你老成,端着太多阴谋诡计,别说是我结了婚,就算没结婚,我跟你这种人,也没什么可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天真烂漫?”季乾被逗笑了,“他要是真的天真,就不会利用自己的朋友牵绊住我了,他才是诡计多端的那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你活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楚莺骂了声就走,季乾没跟上去,只是看着她的背影说了句,“楚小姐,不如我们打赌,要不了多久,他就会跟你分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诅咒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气不过,高声回了句:“你死了我们都不会分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可季乾那个笃定的神色不像是开玩笑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坐在宋敛的行李箱前,将东西放进去又拿出来,千百个不想他走,却又无可奈何,他身后是梁家跟宋家,不是她一个人就可以决定他的去留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一踏进来就感受到了楚莺的不舍,“发什么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没什么。”楚莺声嗓微弱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读懂了她的弦外之音,半是玩笑半是打趣道:“这么不想我走,那要不要一起过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新

        wap.

        /92/92931/2110205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