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书中文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艳雀在线阅读 - 245 不喜欢你这个样子

245 不喜欢你这个样子

        那个样子的宋敛吓到了所有人,包括楚莺在内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在他第一次被楚莺抛弃时,就学会了残暴的那一套,对待有些人,温和是没用的,如果不到万不得已,宋敛并不想以暴制暴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握着他的手指,垂着的眉眼中满是疼惜,「早知道我就不过去了,我不想给你添麻烦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这不怪你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唐和卫已经被处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他是知道楚莺过去的,这种人就算拿了钱也没用,宋父将他送出镜,6这辈子都不会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并且在走之前,宋敛封了他的口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一幕当然不会让楚莺看到,不然她要对他生出畏惧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没人可以随意欺负你。」这是宋敛的保证,「那么对他,都是便宜他的,我应该拔了他的舌头,折断他的手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被他这两句话惊到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忘记了开口,握着他的手正要收回,却被宋敛一把抓回来,「怎么,这样就害怕了?」

        气温有些冷,宋敛从外面带回来了凉意,这凉感包裹着楚莺,「这种事我没少干,在你不要我的时候,对男人对女人,我都一样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真的?」

        楚莺半信半疑,但那一刹那,确实被宋敛眼里的戾气吓到,可反应过来,也就没那么怕了,「那这么说来说去,还怪我了?」

        宋敛冷嗤一声,将手套取下来,楚莺一把抢过去,手扣着宋敛的指间,跟他十指紧扣,宋敛翻了个身,欺身压上去,拇指一下下摩挲着楚莺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气息的交互中,楚莺昂起了脖颈,与他对视,「我不喜欢你这个样子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那你喜欢什么样子?」

        宋敛的大衣是棕色的,衬得他面颊线条柔和了许多,眼睛渴求地张望着,像是生怕真的被楚莺不喜欢。

        下巴蹭着她的脸颊,一下又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摸着他的头发,「乖一点,像以前那样,总之不要再像今天那样打人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他突然冲进来,拿着花瓶砸人,那样子像是恨不得一刀捅死唐和卫,楚莺是为过去个单纯赤诚的宋敛感到心痛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没有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一生大概不会被卷进这些纷纷扰扰中,更不会为了那些垃圾,坏了自己是名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却不肯,他自认他是男人,保护妻子是应尽的责任。

        「那如果他们又欺负你怎么办?」

        他是为她,她也是为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说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都不想对方受到伤害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往宋敛的眉心吻去,又延伸到鼻梁,再到唇峰,对待他,她有了心疼,有了爱,更想要怜惜,他是那么干净纯粹的人,应当被爱护,而不是生活在欺骗中,「他不是已经被送走了吗?没人会欺负我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湿润贴着唇,进入唇齿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被勾起欲望,更紧得贴上去,楚莺支支吾吾着躲开,唇被磨得很红,「……硌到我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宋敛倒委屈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「那也没办法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楚莺眼神斜了下,「我是说你的腕表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她就会用这些小手段勾着他,却不让他尽兴,宋敛才不管这些,「忍忍,马上就不硌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手机在响。

        是老太太那边的电话,宋敛一通没接,由冷到热,手上的创可贴都沾湿了,像是忍无可忍,宋敛拿来手机,直接关了机才好投入。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这事再怎么样还是被家里知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太太发了火,梁炳也是最近才知道,楚莺不光做过谈雀景的情人,还有过一段婚史,就连梁曼因都因此受了责骂,

        被关了三天,送出了国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对宋敛,不能太强硬。

        原计划提前了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太太再怎么样都不肯让宋敛再跟楚莺在一起,「再这么下去,他迟早会被带坏的,你看看他现在,都会为那个女人动手去打自己的叔叔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这事是严重。

        梁炳试着去替宋敛说话,「他就是一时鬼迷心窍,等把他送出去了,他会想通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他爸爸那边怎么说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已经答应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事情失控,远超出了他们所预料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最后一招,赌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太太思来想去,还是打算用最保守的,「你去通知老五,让他带上乔医生去等着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……真的要这样吗?」.

        「还有别的法子吗?」梁炳于心不忍,他是将宋敛当亲儿子看待的,有感情,但也有利益,「何况那个姓唐的,就是他爸爸的一条狗,哪里算得上是叔叔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只要打人,就不行!」

        天一亮宋敛才想起没接起来的电话,站在窗边拨了过去,打完又躺会去,胸膛贴着楚莺的脊背,胳膊圈过去,女人的身体,过于香软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是家里的电话吗?」

        宋敛很是不舍,「我要去一趟。」

        猜也知道是为了唐和卫,楚莺的愧疚心加强,「要是你舅舅他们问起来,你要怎么说?」

        宋敛早就想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是不知天高地厚的男人侮辱我的妻子,我理所当然地教训,哪里不对?」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被太多事情缠身时是分不出精力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从李饶出了馊主意,李家便将矛头对准了季乾,将女人推给他,催着他结婚,只有他结了婚,才好正大光明去催李饶。

        季乾看着面前的女人,将这当作是浪费时间的事情,他不在意什么绅士风度,低头去看手机里的消息,眉心拧了下,又很快舒展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早就猜到了,就算他什么都不做,就以楚莺的身份与过往,宋敛家里是绝对不会坐以待毙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两人,注定一个在天上,一个在地上,强行在一起,吃苦的是他们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拒绝了李家推给自己的女人,季乾将电话打给周叙,等了几秒钟,电话被接通,可接电话的,却不是他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季乾吗?」

        女人的声音是柔的,带着天然的媚。

        季乾认了出来,「婉姨,是我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你找小叙?」女人拿着手机上了楼,「他也真是的,把手机落在楼下了,我帮你叫他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像是走上了楼,到了周叙房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过去这里是周叙一个人住,如今变成了两个人,门敲响出来的不是周叙,而是显露厌恶的宋菩玉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跟着周叙一起称呼苏婉小妈,只叫她婉姨,对她态度也不好,「干什么?」

        苏婉笑眯眯的,「小叙的手机,他朋友打电话给他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哦——」宋菩玉侧过身子,「他在洗澡,去给他吧。」

        /92/92931/2108873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