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书中文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艳雀在线阅读 - 238 婚前是什么样的人

238 婚前是什么样的人

        喊声是响亮的,惊动了包间里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开门出去时,看到的是季乾与楚莺的背影,两人匆匆往前跑去,梁开颜不像是晕倒,更确切地说是倒地抽搐,这种症状楚莺在村子里看到过,但不知道怎么处理。

        上去要扶起梁开颜时,宋敛跟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像是习惯了梁开颜这个样子,默不作声过去将梁开颜翻了个身,侧卧着,气定神闲的模样是楚莺没见过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单膝跪在地上,他看向楚莺,“你们出去吧,没事的,一会儿就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样温淡的口吻,让楚莺滞愣了一瞬,但还是很快反应过来,跟季乾一起走了出去,里面在做怎样的急救措施他们看不到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楚莺知道,这是轻微癫痫的症状,跟梁开颜在一起这么久,竟然不知道她患着这种病症。

        季乾站在她身边,“宋先生也在这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开颜怎么样他才不关心,他更关心,他们之间的夫妻感情如何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楚莺却不理会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将他当作透明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季乾轻笑了声,“楚小姐,再怎么样我在赵逐那件事上帮过你,给你透露过他的消息,你这样的态度,未免有些翻脸不认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麻烦你以后不要再单独约开颜出来,她年纪小,不懂你的那些勾心斗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勾心斗角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词让季乾一愣,“她一个小姑娘,我跟她有什么好勾心斗角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跟梁开颜相处,他究竟在想什么,或许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给了漠然的一眼,趁着这次,刚好要跟季乾说清楚,“季先生,上次我不是有意偷听你,我也告诉你了,我没有告诉任何人,以前不会,将来不会。你这么三番四次的盯着我,很冒犯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觉得我是因为那件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然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季乾刚要为自己解释,门却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搂着梁开颜出来,她肩上披着宋敛的西服,脸色惨白,很是难看,低着头,不敢去看季乾的眼神,这次发作,葬送了她对季乾隐隐的心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握住楚莺的手腕,“没事了,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对季乾,则是视若无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梁小姐还好吗?”出于关心,季乾还是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是梁开颜埋下了脑袋。

        兴许是年轻,宋敛的脊背挺得笔直,但在阅历上不如季乾,气势在无声的烧着,不上不下,分不出胜负,可就凭楚莺是宋敛的妻子这点,季乾就永远是要靠边站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季先生,我理解您的好意,可下次您要单独约开颜出去,还是麻烦知会她家里人一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抱歉。”季乾温文尔雅,一副谦逊的状态,“是我考虑不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开颜埋着头,拽着宋敛的衣摆,“不怪季乾哥,是我自己的身体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不想再继续丢脸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开颜催促道:“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回去后梁开颜将自己关在屋子里,楚莺敲门,想要送些吃的,她不吱声不开门,沉默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抓住楚莺敲门的手,“好了,等会儿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种状况是在梁开颜很小,在几家人的聚餐上突然倒地抽搐,将所有人都给吓到,但有经验的长辈还是一眼看了出来那是什么症状。

        上去将她扶好,横侧着,打电话叫了家庭医生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对梁开颜的自尊打击很大,这次又是在季乾面前倒下,她自然深受打击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在村子里见过跛脚的男人到底抽搐,口吐白沫,梁开颜只是抽搐,但这一幕还是被季乾看到,“是我不好,我应该及时带开颜走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儿,宋敛的眼神变了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怎么会跟季乾在一起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醋意瞬间升腾了起来,楚莺想不察觉到都难,“……我在给你买衣服,开颜不知道怎么就溜走了,我找过去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敛再不是那个好糊弄的像小孩子一样的人了,他目光阴鸷,骨节分明的手指好似更瘦了些,指节在楚莺的长发中游走,又滑下后颈,摸到了耳垂,侧脸贴过去,“真的,就这么简单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楚莺身体凉了下,旋即抬手,搂住他的脖颈,在唇上蜻蜓点水地吻了下,“不然还有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敛没吭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不过他确实不像个好人,应该让开颜离他远一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开颜再怎么样都有家庭做后盾,她就算想要跟季乾接触,也要问问她那个严厉的父亲答不答应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跟季乾怎么样,宋敛是不关心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把搂住了楚莺的腰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的声音变了,是疲倦而干哑的,他埋下头,亲吻着,这么多天都太忙,归家晚,离家早,因而忽视了自己的妻子,甚至忘了婚前她是个什么样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遇到季乾,那份独独对楚莺才有的戒备心升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开颜要不要离他远点我不知道,但你要离他远点。”抬手捏了下,宋敛将楚莺揽坐到自己腿上,“要是再让我发现你三心二意,我可不敢保证是会先弄死你,还是先弄死你的‘奸夫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没了赵逐,没了过去的单纯心性,开始进入纸醉金迷的生意场上,跟一些满腹心机,城府极深的人打交道,他是会跟着变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如今骗不了他了,只能一下下哄着,企图忘记这件事,她用尽自己的浑身解数,宋敛晚上不在,依然要出门去应酬,所以时间很短暂。

        被温暖的气息包裹着,难以保持理智,宋敛的皮肤都燥热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仰头看着,眼睛湿漉漉的,充满了渴求,手指按着她的肤,按出了红色印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很喜欢他这个样子,透着纯真,搂着他,她点了点他的鼻尖,“这样你还觉得我三心二意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读过大学,但不算是正经毕业的,没有宋敛那么高的文化与学识,潜意识里觉得可以让他放松一点的办法很少。

        最方便的,还是这种,对宋敛,也最受用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在这方面,宋敛被吃得死死的,面对楚莺的缱绻温柔,他毫无招架之力,瞬间就忘了继续质问她跟季乾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新

        /92/92931/2102188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