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书中文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艳雀在线阅读 - 236 不肯全心全意爱他

236 不肯全心全意爱他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昏迷就是三天。

        靠药物吊着,赵逐的命还在,但今后免不了要拖着残缺的身体活着,他是有自尊心的,是傲气的,如果醒来面对的是这样的结局,未必可以承受得住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这些天都在忙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跟家里的保姆祺嫂在旁轮流照顾,宋菩玉来过很多次,宋敛只让她进去了一次,那次她哭着,求着要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隔着门,楚莺听到了宋敛冰冷的言语,「收起你假惺惺的眼泪,你是在为赵逐哭,还是在哭即将失去的周太太的身份?」

        为了赵逐,宋敛去了家里,不知做了什么样的交易,竟然让他父亲那样唯利是图的人亲自去周家退婚,周叙不同意,两家就这么僵持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宋菩玉夹在中间,怎么做都是不对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亲口问她,「你不是喜欢赵逐吗?这下我成全你跟他,我让你们结婚,你愿意吗?」

        那一刻,宋菩玉的犹豫就已经是答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赵逐还健康的时候她就选择了周叙,现在他少了一根手指,脸毁了,她怎么可能舍弃大好的未来,跟这样一个人蹉跎一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让她滚,别再想着来见赵逐,他的眼中蓄着泪,眼眶紧出了赤红的颜色,一字一句,像是刀刃,在凌迟着宋菩玉,「就算见,你也不配在他面前站着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后,宋菩玉私下找了楚莺,想要让她说些软话,她在电话里哭,哭着说:「宋敛怎么变得这么狠,我真的不知道会这样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 他是狠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那是对外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楚莺,他表露是少有的那一面脆弱。

        坐在赵逐床边,他一言不发,拢在昏暗的光里,背影顿时消瘦了不少,头发也是凌乱的,仔细看,衬衣有了褶皱都来不及抚平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走到他身边,手搭在他的颈后,摩挲着他的头发,像是在哄他,用肢体哄,「要不要吃点东西?」

        这种时候,楚莺是他唯一可以显露伤心脆弱的人,他侧过身,靠在她的小腹上,额头在上面蹭了蹭,头发蹭得更乱了,楚莺摸了摸他的头发,「你心疼赵逐,我也心疼你。」

        他像是轻抽了两下鼻息,这是楚莺没想到的,一下子抬手搂抱着他,「医生不是说没事吗?会醒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对宋敛而言,要是断指毁容,他是会被击溃的,他将赵逐当作自己人,代替他崩溃,流了眼泪。

        脸兴许可以修复,但手指是接不回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轻轻地抽泣着,不让其他人知道,只有面对楚莺,才可以显露自己狼狈颓废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摸着他的头发哄他,「是不是累了,去休息一下,这里我来?」

        宋敛不出声,却想到了小时候,自己不小心被树枝刮到了胳膊,流了血,他坐在石头上,哭成泪人,他是那样的娇气金贵,赵逐则是另一个反面,几个保姆轮流来哄他都不管用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是赵逐过来,在他面前背过身,将他背在身上,背回了家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没比他大几岁,却好像早早成熟了,承担了一切苦痛与辛劳,却从未有半句怨言,他喜欢宋菩玉,可为了不添麻烦,便只好默默放弃。.

        他凭什么落到这步的田地?

        宋敛不仅是替他心酸,还有不甘。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赵逐昏迷后的第四天晚上醒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经受过巨大的创伤后,身心都会变上一变的,他从缄默不语,如同雕塑,再到撕扯了下嘴角、眨眼,宋敛就在一旁,看着他抬起自己的手,将那只残缺的手放在眼前晃了一晃。

        像是认命般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有好多话想说,却都挤在了嗓子眼,医生进来做复查,确认没留下什么内伤,

        只等全身的外伤康复了就可以出院。

        屋子里又变得静悄悄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不愿提那些会让赵逐伤心的事情,比起那些,后续该怎么处理才是最要紧的,「我安排好了柏林的医院,等去了那里,你脸上的伤可以修复好,你再好好休息一段时间,好吗?」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最好的安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赵逐没吭声,宋敛变得小心翼翼许多,「如果你想,我会安排宋菩玉去陪着你,她跟周叙,结不了婚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提到宋菩玉,赵逐眼睫才动了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拒绝了第二个安排,侧过头,他的头发垂着,微微盖住了那条伤疤,但还是怀着希冀问,「她不结婚了,因为我?」

        不愿伤害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不让他真的死心,他就会被宋菩玉一直伤害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摇头,长痛不如短痛,「不是,是我让父亲去退婚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好像早知是这样的结局。

        赵逐不怎么讶异,反倒宋菩玉要是为了他退婚,那才值得惊讶,「我自己去就好,至于她,就祝她新婚快乐。」

        他这么一说,宋敛就知道他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赵逐从来不是太过执拗的人,哪怕受了这么多的伤,还是愿意让宋菩玉去走自己要走的路,宋敛为他不值得,「是谁把你带走的,周叙?」

        赵逐摇头,「不知道。」

        他的确是不知道,被带走时蒙着眼睛,手脚上戴着手铐,脸被划破,甚至手指被切掉时,什么都看不到,只感受到无比的煎熬,那比死都痛苦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让他回想,想到的只有一天比一天严重的折磨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没有逼赵逐去回想,尽快给他安排了出国,毕竟他不想要再见到宋菩玉。

        得知赵逐醒来,宋菩玉就等在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拒绝了让她进去,尽管被拒之门外了,她还是不走,选择等在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见了宋敛。

        宋菩玉扑上去,抓着他的胳膊又被一把甩开,「赵逐是不是醒了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醒了又怎么样?」宋敛冷着面质问她,「你要见他,还是要跟他在一起,如果你愿意,我可以让你去见他。」

        上前一步,他直言道:「你愿意吗?」

        没有一次宋菩玉是果断点头的,这副犹豫的样子幸好是没被赵逐看到,不然他只会更伤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略显茫然,「你又不肯全心全意爱他,又缠着他,害他成了那个样子,你究竟想要什么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我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 宋菩玉张了张嘴,却是哑然的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别再让我看到你。」这是宋敛最后的警告,「赵逐善良,放过你们了,今后你还可以去做周太太,所以别再来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,是带着对赵逐的愧疚,在今后的婚姻生活里跟周叙互相猜忌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/132/132183/3134414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