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书中文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艳雀在线阅读 - 235 别总想脚踏两条船

235 别总想脚踏两条船

        赵逐回来得突然,更确切地说不能算是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打来电话的是医院,宋敛匆忙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赵逐是被巡逻的交警在小巷里看到的,他昏厥了过去,身上多处伤痕,最严重的在脸上,那是一道从眉尾延伸到发际线处的伤疤,很深,并且没有被处理过,哪怕天很冷,也要感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留疤是一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医生一边检查他身上的伤,一边进行抢救,他是短暂的昏迷,可身体已经很虚弱,保证了生命的平稳后还要挨个处理身上的伤。

        伤口太多,或大或小。

        细微的、深刻的,都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天他去了哪里,遭受了什么,没人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守在他身边,目光凝重,落在他那张被毁了脸上,过去赵逐算得上是好看的,从小风里来雨里去,气质凌厉,面庞硬朗,皮肤并非宋敛那样皎白,就算粗糙了些,眼神中的锐利跟这张脸也是匹配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被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是不在意外貌的人,都会伤心一阵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警|察调出了巷子里的监控,是一台无牌的车子将他丢在那里的,车子驶出去,涌入车潮,便再也寻觅不到踪影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等赵逐醒来,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接到消息,楚莺跟着赶了过来,哪怕做好了心理准备,可看到赵逐那个伤痕累累的样子躺在床上,还是诧异了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怎么会伤成这样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原先宋敛还可以安慰自己,或许是赵逐自己有事离开,这下看,根本就是寻仇,这道伤口在他的脸上,究竟是谁,指向性就更加明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默不作声凝望着赵逐那张脸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突然起身,苍白的面容上没什么气色,眼中是倦意与掩藏的怒火,“你留在这里,他醒了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去哪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楚莺拉拽着他的袖子,“你不在这里等他醒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。”宋敛走得决绝,“我还有其他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想要劝些什么,可宋敛那个样子显然是听不得劝的,楚莺没有再拦着,放任了他去为赵逐出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他不光是脸被毁了,楚莺看到了,他扎着针的那只手,少了一根无名指。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走出餐厅。

        迎面有寒冷刺骨的风,是冬风。

        越接近冬天,距离婚礼也越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叙自小身子弱,到了冬天,会随身戴着围巾,他要给宋菩玉戴上,却被拒绝了,“我不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没从周叙这里打听到什么有用的消息,还把自己跟赵逐的那段过往搭了进去,宋菩玉更加心如死灰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叙察觉了她的冷淡,没有上赶着。

        陪着她走到车旁,“真的不要我送你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菩玉笑得不冷不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,你也该早点回去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打开了车门,一束刺眼的光芒却从远处缓缓驶近,宋敛的车停了过来,开了车门,他下车时很迅速,车灯没关,照得宋菩玉与周叙面上一层炙热的白,没等他们反应过来,周叙的衣领突然被拽着,迎面接了宋敛一拳。

        宋菩玉惊呼一声,上去拉人时,宋敛已经掐着周叙的脖子,将他按在车窗上,他缺氧的脸惨白,耳廓通红,张不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掐,宋敛是真的要掐死他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没有证据指明赵逐的伤是周叙干的,宋敛就是认定了是他,确认了只有他,才会对着赵逐的脸下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真正的始作俑者就在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宋菩玉却在拉架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被猛地拽开,宋菩玉上去护着周叙,帮他顺着气,充满敌意地看着宋敛,“你是不是疯了,你要干什么啊?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发泄,是警告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不曾为谁这么冲动过,可看到赵逐那个样子,不管再怎么冷静,都是忍不下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是你干的。”宋敛的口吻是笃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叙神色淡淡,缓了缓神,却没有怪罪宋敛,反而安慰宋菩玉,“我没事,小弟还小,没关系的,别骂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就是这个样子,装得温文尔雅,这幅表象骗了所有人,却骗不了宋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曾在宋父的门口听到过他打电话,聊起周叙,分明是家里最名不正言不顺的那个,母亲不是华人,没有进过门,却一点点在家里冒尖,他大哥虽然在生意场上风生水起,却因为车祸成了跛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个小弟,也不知因为什么原因,不怎么健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都不是天生的,全是后天所致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时宋敛就知道,周叙这个周家唯一健康的,绝不是善茬。

        早已提醒过赵逐离宋菩玉远一点,他没及时纠正自己,这才受了这样重的伤,可不管出于什么原因,这口气宋敛是要给他出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叙喜欢装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喜欢在宋菩玉面前装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不动手了,蛮力之后,就该揭穿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手上受了伤,宋敛活动了下指骨,面上浮出笑来,“你不该对赵逐动手,你喜欢她,应该教育她别总想着脚踏两条船,你做到这一步,这个婚,你们不必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叙面色微不可察地变了下,他上前一步,“小弟,你在说什么?我对谁动手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赵逐?”宋菩玉茫茫然的,“赵逐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敛看向她,“他在医院,快没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心脏顿时挤到了嗓子眼,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去看看,不就知道可不可能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没有考虑,宋菩玉开了车门上去,周叙拉着她,那眼神好似在说,他受了伤,她却要去见别的男人吗?

        这比给他一拳痛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宋菩玉抉择不了,“正好你也受了伤,一起去医院处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可真是懂得怎么将一碗水端平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叙却只是笑了下,“这点伤不要紧,我只是想让你路上别着急,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菩玉没坚持,点了下头开车就走,这样的冷淡,显然是对周叙有了怀疑,宋敛也要走,他的账,留着以后再算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叙却唤了他一声,“那个人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比我更清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真的不是我。”周叙那样诚恳,看在宋敛眼中,却是太过虚伪,不是他,还能是谁?

        不仅诚恳,还是楚楚可怜的,他上前一步,脸上的伤赫然醒目,“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?”

        有没有误解宋敛不知道,但他知道,他们的婚结不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两人,都要为赵逐赎罪。

        新

        /132/132183/3132989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