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书中文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艳雀在线阅读 - 234 欠了我天大的人情

234 欠了我天大的人情

        进村子生活过之后,宋敛的身体差了许多,找了赵逐这么多天,他太过劳累,生了场大病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在旁侧,给他喂药,降温。

        测着额头的温度,还是烫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烧得迷迷糊糊的时候,宋敛唇是干的,楚莺喂他水,扶着他的额头,病了的人像是个孩子,一开口就是含含糊糊的声音,埋在楚莺肩颈中时,很是需要拥抱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生了病,才能从他口中知道些只言片语。

        赵逐算是跟他一起长大的,在他还是小孩子时,赵逐就背着他,在旁边保护他,他是那么金贵的孩子,从小吃饭穿衣都是保姆喂保姆伺候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到七岁,连一颗茶叶蛋,一盒饼干都没自己剥开过,在家是保姆伺候,出了家就是赵逐帮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多年的情谊,他自然看重。

        将他哄睡着了,楚莺轻手轻脚走了出去,梁开颜迎上去,“嫂子,表哥怎么样了,还没退烧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温度低了一点,但还是烧着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的忧愁浮在眉上,这么久了,也不见有赵逐的消息,再这么拖下去,迟早会出大事,想到那条短信,原先是不打算理会的,可没了别的办法,只好去试一试。

        回了短信,楚莺焦急等待着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边消息来得很晚:【具体不清楚,但我瞧见他了。】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是绑架之类的,楚莺还可以报警,可这样,分明只是透露点消息,她敲字发了过去,【在哪里看见他的,什么时候?】

        对方只给了三个字:【见面聊。】

        地点是楚莺定的,这样对她有利,其实短信发过来时,她隐隐猜到了是谁,真等见面,那份怀疑就坐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相比起楚莺的不安,季乾是镇定的,他提早到了,坐在位置上,要了精致的小甜点,自己已经尝了两口,太甜的东西,齁得他直拧眉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怔了下,还是走了过去坐下,她更像是在完成任务,宋敛还病着,需要她在身边,她问完赵逐的下落,就要尽快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所思所想,季乾好像都知道,“楚小姐是一个人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楚莺开门见山,不啰嗦,也不废话半句,“你说你知道赵逐的下落,你在哪里见到他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见到他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季乾这是实话,他要告诉楚莺赵逐的下落,实则是得罪人的,但有得就有失,这份人情债,他是要给楚莺的,“不过我可以给你指条明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什么明路?”

        季乾身姿稍斜,是散漫的笑与表情,“赵逐或许仇家很多,但是情仇的只有一个,你可以去问问宋先生的姐姐,她约莫是知道些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菩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名字浮现时,楚莺醍醐灌顶一般,她拎着包就要走,坐下到起身,眼神没多一秒落在季乾身上,他微微不悦,“这就要走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急着去找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季乾是知道一些内幕,压下了她的焦急,“那个保镖不会死,顶多受点苦头,毕竟是他自己先不守规矩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瞬间楚莺没懂,怔愣了两秒,才反应过来他的深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多余的话楚莺不再说,起身就走,转过了身,季乾唤了她一声,轻声慢调地提醒,“楚小姐,你这算是欠了我一个天大的人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是天大的,一点都不过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这事,牵连的人太多,既不能闹大,也不能袖手旁观。

        瞒着宋敛,楚莺自己去找了宋菩玉,她状态不好,憔悴的形色掩盖在浓重的妆容之下,对上楚莺的眸子是黯淡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找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要不是因为宋敛在意赵逐,楚莺是不会插手这档子事的,“赵逐失踪的事,你知道的对吗?宋敛已经找了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,可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菩玉骨子里凉薄的,想要享受爱,又不愿承担爱,“……总不会跟我有关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不会?”

        楚莺真不懂她是装傻,还是真的不知情,“赵逐失踪之前,你们是不是见过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撒了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再装了,”楚莺看不下去了,“你这样,会害死他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逐好好的,怎么可能会死。

        宋菩玉脊背凉凉的,恐惧感缓慢升起,掌心里的那杯水分明是烫的,却感觉不到任何暖意,在位子上坐了很久,在安稳生活与赵逐的那条命里有了抉择,走时是那样义无反顾,不再后悔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时候赵逐救过她的命,这次也该换她救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宋敛胃口好了些,还有许多事等着他去办,他不能这么一病不起,补充了体力就要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又要去找赵逐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没拦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要去,就让他去,不然觉都要睡不安稳。

        宋菩玉也去找了周叙,要不了太久,赵逐就会被找到,楚莺怎么也没想过,周叙会是心狠手辣的人,甚至于有些不相信季乾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除了周叙,似乎没有别人会对赵逐下手了,这点宋敛大病初愈后,也想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独自开车去找了宋菩玉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在宋家,不在自己的住处,问到了她的保姆,才知道她跟周叙在一起,匆匆赶了过去,两人正在一起用餐,宋敛不便打扰,便在车里等待着。

        餐厅中的气氛算不上是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宋菩玉要问起赵逐,那么就必然要在周叙面前聊起自己的跟赵逐的过往,这话一旦说了,这层窗户纸就要捅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你是说你弟弟身边的那个人?”周叙像是对赵逐印象不深刻,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,“他失踪了,怎么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失踪半个月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菩玉怎么会不急,那天进了赵逐家里,分明跟他和解了,分明策划好了一起离开的计划,他人却突然消失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可以公开去找人,她却只能干着急,可楚莺将明路都指出来给她了,她要是再无动于衷,岂不是太辜负了赵逐的感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好像是听说了,你弟弟最近在找人。”周叙坦然的神情让宋菩玉分不清真假,“怎么,要我帮忙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菩玉是紧张的,可就算再紧张,也要问出口,“……我是想问,赵逐的失踪,跟你有关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新

        /132/132183/3132989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