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书中文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艳雀在线阅读 - 213 换了招数逼他

213 换了招数逼他

        楚莺一走,赵逐少了一份暗中跟着她保护她的工作,肩上清闲了不少,可以全心全意去办自己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段时间调查下来,查明白了是谁在拿着鸡毛当令箭要他的命。

        守了好些天,总算等到了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赵逐丢了烟,从后跟上去,两人都是敏捷的,一旦察觉危险,一个跟得更紧,一个跑得更快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跑是没用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事,只能直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册转过巷口时突然转身肘击过去,他一半身手是赵逐教出来的,对他赵逐是了解的,闪身躲开了,并没跟他正面动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动手不是赵逐的本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周册一开始就是要他死的,赵逐死了,自己才可以代替他成为宋父最器重的那个人,赵逐跟宋菩玉的事,是最大的导火索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册身上带着刀,赵逐闪躲,他拿着刀捅过去,手段阴狠,不留情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巷口很窄,赵逐侧身一躲,背后就是墙壁,撞到墙上,周册逼得紧,刀子一斜,从胳膊上划了过去,伤口不深,血却很快浸透了衣袖。

        赵逐捂着伤口,不再退让,抬起一脚,踹在了周册手腕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刀子应声落地,短促清脆的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册挥舞着拳头追上来,赵逐准确握住他的手腕,控制住他的力气,「我来找你,不是要跟你斗个你死我活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我才不在意你要怎么样。」周册的眸子里都是狠意,显然是想要赵逐的命,「我就是要你死,一命偿一命的道理,你应该懂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赵逐眼底闪过疑惑,一把推开周册,在他起身时及时弯膝压在了周册脊背上,「我欠了谁的命需要还,这就是你跟我反目,还去挑拨离间的原因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是谁你自己清楚。」周册脸颊被压在地上,声音有些糊了,「是谁把你扶持起来,你这些身手是谁教的,你难道都忘了吗?」

        赵逐突然哑然熄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幽深的巷子里突然多了一道笑声,是周册在笑,「怎么,心虚了吗?你为了跟宋菩玉在一起,背弃大哥,让他死无全尸,你不怕他晚上去找你吗?」

        捂着伤口走出了巷子,周册那些话在耳边响彻,赵逐思绪茫然,不知怎么走到了正街上,走过斑马线时忘记了去看路灯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道尖锐的响声,唤回了赵逐的意识。

        车子刹停在他眼前,车上的司机破口大骂了两句,回过身连忙询问,「小姐,你没事吧?」

        没等回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开颜率先下了车,她认出了赵逐,忙扶住他,一下子摸到了他手上的血,大惊失色的,「赵逐哥,你流血了,我送你去医院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赵逐想要拒绝,站着没动,「不用了,我自己去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他,这里就要形成了交通堵塞,梁开颜说一不二,拉着他不放,「你不跟我去,我就打电话告诉表哥,让他骂你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她只是小姑娘而已,不怎么懂事,更不会将这当成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赵逐松了口气,拗不过她,上了车。

        血浸透了袖口,丝丝流淌在手上,梁开颜想要找个东西先止血,却怎么也找不到,焦急不已,「怎么会弄成这样,一定很疼吧?」

        她从小到大受到过最多的伤是在训练时无数次的摔倒爬起,与每次比赛失利时台下的落寞,身体上真正的伤很少。

        赵逐这样的,就是她见过最严重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对赵逐而言却是不痛不痒,「不要紧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怎么会不要紧?」梁开颜咬紧了唇,吩咐司机开快一点,「可惜表哥已经去工作了,不然我肯定通知他过来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不用小题大做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怎么是

        小题大做,表哥很在意你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说着说着,话题又撇开了,「不过他现在应该更在意那个楚莺,竟然带着她一起走了,我说我要跟着,他都不让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梁开颜按着赵逐的手,仰头看他,一双眸子鲜活灵动,有着小姑娘家的澄澈纯真,「你说,他是不是不喜欢我了?」

        宋敛是喜欢她的,但就是哥哥对妹妹的喜欢疼爱,赵逐笑了笑,扯起苍白的唇,「不会的,他很喜欢你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只是眼下,他要把楚莺看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就算是把楚莺带在了身边,也不是二十四小时形影不离,宋敛大多时候要在基地做卫星探测,通宵都是常事,并不是每天都归家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倒是便宜了楚莺,没人跟踪,宋敛会给她很多钱,给她安排司机,她去哪里都是车接车送,在家里待不住,她就出去走走,累了就休息,宋敛不会打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日子对楚莺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美好总要消散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的测试实验结束,回家里拿行李,楚莺一声不吭,与他像是陌生人,高兴了给个好脸色,不高兴了将他当成空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边装行李,愠怒的气一边浮了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突然团了团领带,忍无可忍地下楼,看向那抹身影,径直走了过去,「楚莺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楚莺装作没听见,不回头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楚莺。」宋敛又唤了一声,这次他去了五天没回来,这会儿全身是乏的,没有力气跟楚莺吵架了,是她的态度激怒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这个做妻子的,这些天只买了一束花装点了家里,对他这个丈夫,一句宽慰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知道,楚莺这是换了招数逼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他分明让安柔跟她道了歉,她也接受了,她还要怎么样?

        耐心在困倦中见了底,宋敛上手,拉住了楚莺的胳膊,「我在叫你,你没听见吗?!」

        他这一声有些响亮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怔了怔,宋敛累得叹了口气,明明说好了,她再过分,他都要忍让了,谁让她是因为他受了气跟欺负,「我晚上要留下吃饭,你去准备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楚莺抽出手,「我不会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你在农村生活过,怎么可能不会?」话一出口,宋敛又后悔了,想要收回来却已经晚了,这种歧视才是真正伤害楚莺的东西,他却后知后觉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眼神变了,从故作漠视变为难过,定定地看了宋敛两眼,在他的歉意中,门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推开宋敛,起身去开了门。

        门外的女人模样陌生,拿着一只手提袋,声腔温柔,「请问这里是宋师哥家吗?」

        楚莺的火气正在燃烧,一听着称呼就知道是谁,她是跟宋敛在僵持着,但不代表别的女人可以随便插足他们,「你是谁?干嘛的?」

        wap.

        /132/132183/3108402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