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书中文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艳雀在线阅读 - 204 不合适当妻子

204 不合适当妻子

        房卡刷开了门,里面还是暗的,赵逐到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是趋于什么样的心情还是赴了约,不确定宋菩玉是不是真的会来,这对他而言不怎么重要,这是一间屋子,有屋檐与热水,满足这几个条件,就可以让赵逐在此好好睡上一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进卧室。

        赵逐倒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天他没睡过好觉,一边要忙着瓦解宋父手底下的那些人,又要忙着去收拾背叛他的人,就算是他,也会累。

        宋菩玉进来时赵逐并没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很久没有在一起这样安静地独处过,上一次是什么时候,早已经记不清了,进去之前,宋菩玉摘下了无名指上的钻戒,放在玄关的小格子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跟赵逐在一起的时候,她不想戴着周叙送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到赵逐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宋菩玉半跪在地毯上,指尖轻扶着他的眉眼鼻梁,再到唇,他们认识太久,久到宋菩玉知道赵逐身上任何一块疤痕的来源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像他知道她的苦楚与童年辛酸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读书时总是赵逐去接她,她的狼狈与凄楚他总是第一个看见的,他先是宋敛的发小,再是宋菩玉的司机兼保镖,起初几次,他不会去询问她湿漉漉的头发又或者是沾上红墨水的校裙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次数多了,再坚硬的男人也会于心不忍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之间的转折,在那一次赵逐主动下车,给宋菩玉买了一套干净衣服,毕竟谁都闻的出来,她身上的味道很怪,后来赵逐才知道,那天宋菩玉被浇了一身的拖把水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的几个始作俑者里就有宋敛的堂妹表姐,她们都看不惯她这个私生女,因而组织在一起,给她好看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过去那段辛酸的岁月中,只有赵逐心疼过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她却要为了富足平稳的生活放弃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宋菩玉是看不起自己的,所以她羡慕宋敛,可以为了喜欢的人去争取。

        俯下身子,她在赵逐唇边留下一吻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睡梦中的感觉到了,他掀开沉重的眼皮,正对上梦中的那人,她的吻还没来得及离开就被推开。

        赵逐眉眼间徒然升起了一股子戾气,他翻身坐起来,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干什么。”宋菩玉可以义正言辞的,“你想要从我这里知道些什么,总要给点酬劳,我们什么事没干过,亲一下又算得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的确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吻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赵逐不该这么在意,他拧着的眉在宋菩玉的强词夺理中展开了,这种状况下,越是别扭的人越是显得在乎了,“你得到了要的酬劳,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告诉你什么?”宋菩玉不是那么正经的女人,起码对赵逐时不是,“你到这里来,真的是因为想要知道些什么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很着急,你不说那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逐起身就走,宋菩玉跪坐在地毯上,拉住了他的袖口,“你这么着急知道楚莺的事,是因为宋敛想要知道,还是因为你自己担心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在胡说八道什么?”赵逐有些听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宋菩玉是劝过自己放弃的,可跟周叙在一起的越久,她就越是想念赵逐,她不喜欢木讷却温柔的未婚夫,心中想的还是儿时庇护她长大的那人,这想法令她痛苦万分。

        抱住了宋敛的腰,她一字一句说着,“我不想让你关心其他女人,就算是宋敛的妻子也不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松开。”赵逐屏息,去拉她的手指。

        宋菩玉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    赵逐加重了力气与语气,“松开!”

        宋菩玉突然被推开,摔倒在地上,赵逐没有留恋,迈步就要走,她又开腔,“你不想知道楚莺的事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轻轻站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她被宋敛的舅妈带走,关在祠堂两三天,差点冻死渴死。”宋菩玉坐了起来,整理了下衣服与头发,回到了那个刻薄的她,“对了,你别忘记告诉宋敛,他的心肝老婆,还被他舅妈的保姆给打了好几个巴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渲染得厉害一些,宋敛就会闹得大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宋菩玉自认自己话里没有夸大,指不定还说轻了,毕竟楚莺那天被抬出来的时候,可远不止是受冻挨饿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    赵逐面上的沉静转为肃然错愕,他知道一些宋敛舅妈的手段,过去有女人妄想母凭子归嫁进去,不知发生了什么,那人没多久竟然疯了,生孩子的时候又是早产,最后一尸两命。

        为此宋敛小舅舅消极了许久,三五年都没回去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如果不是梁曼因帮忙,找了李饶作掩护,还不知要发展成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在街边的车中找到了宋敛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没车没人,一棵老树盘旋在车顶,树叶凋零过一轮,留下了光秃秃的树枝,月亮悬挂在枝桠上,像是新生的叶子,但这片叶,遮不住树下的失意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赵逐急忙下车,敲着车窗,宋敛散漫瞥了眼,开了锁,门倏然被打开,赵逐拽着他的衣袖将他拖了出去,指尖的烟灰落了落,被风卷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去陪楚莺,在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敛靠着车门,神色黯然,望着晚风拂过的树梢,升出了悔恨之感,这些天发生的事,让他不得不怀疑,结婚是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。

        也许楚莺那种女人,就适合做一个情人,不适合当妻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见他不语,赵逐又催了一句,“你知道楚莺被柔姨带走,关到祠堂的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敛的眼神往回收了些,思绪一起回来了,表情中尽是不明所以,赵逐看出了他什么都不知道,“……是宋菩玉告诉我的,楚莺被关了三天,柔姨的保姆还打她,她这些天都在李饶那里,是怕柔姨又去找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胡说八道什么?”宋敛是不信的,毕竟他走之前,老太太是答应了让他想娶谁就娶的,“就算真的是这样,楚莺怎么不告诉我,小姨怎么不告诉我,还有李饶,他总要说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没可能所有人都将他蒙在鼓里,楚莺那个样子,也就是高烧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赵逐突然明白了楚莺为什么只字不言,宋敛被家里保护得那样好,那些人都是他的亲人,他的第一反应,自然是信任她们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就算说了,也只是多一重伤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如亲自去问问,这些事是不是发生了。”赵逐节约了自己的废话,“可就算都是真的,你又能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wap.

        /132/132183/3104532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