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书中文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艳雀在线阅读 - 185 急着登堂入室

185 急着登堂入室

        对谈雀景而言是正常现象,谈概却紧张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捂着楚莺的手,谈雀景想要帮她取暖,可他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,“怎么样,等到宋敛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刚拒绝了宋敛就又找过去,他的气没消,楚莺是可以理解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谈雀景其实料到了,“没关系,还有下次的,你别看宋敛平常不爱说话,总是沉默寡言的,其实他小时候,很乖很爱跟他的姐姐一起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天快要亮了,雨快要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雨声中,楚莺听谈雀景讲着宋敛小时候的事,他的声音很适合做一个讲述者,字正腔圆,讲到有意思的事情时,带着点礼貌的笑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也想不到,他小时候是最爱哭鼻子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楚莺不怎么困了,睁眼,巴望着谈雀景,脸垫在他的胳膊下,感受着床褥中的温度,扮演一个安静的倾听者,“哭鼻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梁家这一辈最小的那个妹妹,年纪小,可最喜欢欺负宋敛。”伴着将停的雨声,谈雀景的记忆回到了青年时期,“我只记得那次过年,跟着爸爸一起去梁家的祖宅里,院子里都是雪,宋敛才十三四岁,他小妹强制性让他背,结果滑了雪,两人都摔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天白雪纷飞,院子中堆积了许多的雪,佣人还没有打扫干净,梁家几个小孩围在那里玩,年纪大的都稳重了,坐在屋子里陪祖父祖母。

        年纪小的就玩雪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原是不想去的,却被拉了出去,小妹最小,最调皮,拉着他的手要他背,他性子好,弯腰就将一个小团子背了起来去够树枝上的灯笼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那时已经生得很好看,比梁家那一众女孩儿都要好看上许多,唇红齿白,眼眸又很像星星,那不是谈雀景第一次见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在那个雪天,他被背上的小妹弄了一头的雪,黑发垂眼皮上,落拓又肆意的样子,尤为好看。

        灯笼没够着,两人齐齐摔在雪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摔得严重些,膝盖手肘摔烂了,被保姆带去上药,坐在暖炉边儿,他一疼,眼睛就红了,像是要哭似的,比女孩儿还惹人怜惜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时候谈雀景就要跟梁曼因结婚了,那一年,宋敛还收了他这位姨父的红包。

        眨眼间,他却要看着楚莺跟宋敛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絮絮叨叨,谈雀景讲了许多,讲到楚莺睡了过去,他没有她所想的那么大度,他有私心,他并不是真的想要将她让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他的身体支撑不了陪她走下去,这是他可以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天亮了,谈雀景的身体却在枯萎,最后一次,他吻向楚莺的眉心,祈祷他离开后,她可以顺利平安地生活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医生来时楚莺才可以离开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早回了家,那个地方是他的婚房,楚莺第一次去,一样孤注一掷的,可按响门铃后,开门的不是宋敛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个女人,楚莺再熟悉不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奚然一样知道楚莺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奢侈品店里,宋敛将热水洒在她身上,是奚然替她说话,护着她,她骨子里是善良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如果眼前这个女人是她婚姻里的第三者,再怎么善良都不会用在她身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楚莺是吗?”奚然语气并不友善,“你来这里干什么,这么急着登堂入室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我找宋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管怎么样,楚莺是理亏的,她声音中透着心虚,奚然感受得到,便重重地压着她一头,“楚小姐,不管怎么样,我现在还在这里,你这么着急,是不是有点不尊重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为了不离婚,奚然求了,哭了,什么招数都用了,还是没挽回宋敛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个节骨眼离婚,对她是打击是深重的,失去宋太太这个头衔,自己的母亲又被爆出那样的丑闻,她今后要怎么在上流圈子里中立足?

        发生了这种事,奚然要怪的只能是楚莺,如果不是她,宋敛起码不会这么果断地离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误会了,我只是想见宋敛一面,没有要进来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奚然是娇生惯养长大的,身上一股子傲气,眼神都透露着高贵的矜持感,“一定要今天吗?明天我就搬走了,你想要怎么跟他见面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夜已经耽误过去了,再耽误一天,楚莺无法估算会有什么变故,她轻咬唇,“那麻烦你帮我带话,让他接我电话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楚小姐,我没那么好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落的瞬间,门被摔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奚然背靠着门,轻抽了两口气,憋住眼泪,保姆刚从宋敛的房里走出来,端着水杯,“他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敛是喝醉了回来的,这会儿刚睡下,嘴里不知在念叨什么,没人听得懂。

        保姆喂了醒酒汤出来,“还醉着,让他睡一会儿吧,说不定一会儿就好了,这好端端的,怎么喝这么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些不用跟我说,等我走了,自然有可以让他戒烟戒酒的人住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奚然近来脾气愈发不好,家里的事对她的影响不是一星半点儿,宋敛的绝情才是导致她性情大变的根本。

        路过房门口,门是虚掩着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里面的人睡着,昏昏暗暗的屋子里,可以看见宋敛侧躺着,衣衫凌乱,手机在床头响个不停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想到什么,奚然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趁着宋敛醉倒,奚然拿起了床头的手机,楚莺发的微信消息溢出了屏幕,未接来电几十通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两人并没有她所想的那样顺利。

        点开了楚莺的微信,总结下来都是一些挽回的话,可宋敛都没有回复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丝杂念闪过奚然脑海中,他们如果不和好,是不是离婚的事就可以再商量?

        谁都想要做好人,但不是每个人都有做好人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眼下这种状况,哪怕是搏一搏,奚然也是要试试的,意味深长看了眼熟睡中的宋敛,奚然胆战心惊,编辑了消息,发给了楚莺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刚下楼,上了出租车,得到了回复,打开来看,心却瞬间冷了冷,喘不上气,看着那条决绝冰冷的微信:【为什么?】

        回复信息来得很快:【跟她离婚娶你?我酒醒了,想想就觉得可笑。】

        wap.

        /132/132183/3104530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