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书中文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艳雀在线阅读 - 178 猫抓老鼠一样有趣

178 猫抓老鼠一样有趣

        门一打开人就闯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学会了保护自己,没让尤萍伤到她,“你给我出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宋敛还在屋子里没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尤萍说的那些胡话,要是被他听到,后果不堪设想,可尤萍的嘴巴不是那么轻松可以堵住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出去?”尤萍被谈雀景逼得太紧,快要被逼疯,走投无路,只好来找楚莺,她紧攥着她的手腕,“我可以出去,但你去跟谈雀景说,让他别再逼我了,我怎么可能出国去一辈子不回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楚莺听不懂,更不想听,拖着尤萍的手要将她拖出去,尤萍怎么都不走,没了往日富太太的端庄高贵,就差跪下来求楚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过去是我不好,我怕你毁了我的生活,所以千方百计赶你走。”尤萍像是要哭了,满脸哀愁,求告着:“我哪有那么心狠,再怎么样你也是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给我滚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种凶狠的语气楚莺没有过,对尤萍她的确是极度厌恶的,但碍于那层母女关系,她从不曾这样狠过,“你要是再多说一个字,谈雀景那里,你想都别想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从尤萍的只言片语中捕获的信息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还没弄懂她的意思,但拿出来威胁一番还是有效果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尤萍突然住了嘴,“那你说,要怎么样才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了,给我滚。”楚莺摆出了架子,当初丢弃他们父女的人是尤萍,今天轮到了楚莺出这口恶气,她毫不客气,“等我什么时候心情好了,再给你说话的机会,但是现在,请你离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尤萍眼中埋下的是不甘心,“我走就是,你尽快跟他说,我等不了多久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出去!”楚莺指着门,不再保留对母亲的感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有惊无险赶走了尤萍。

        反锁上了门,楚莺靠在玄关墙壁上,缓缓压下了心口的气,宋敛还在卧室,思考着要怎么去跟他解释,边想边进了卧室中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前的一幕让楚莺一下哑然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像是什么都没发生那样,侧躺在床上,脚踝搭在床边,累得在睡觉,好似没什么心情去管敲门的是谁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在他身边坐下,弯腰托腮,注视着他的脸,随着年纪变化,他的下颌棱角更分明了一些,鼻梁高挺,皮肤很好,像是笼着一层柔白的光,年轻的男人身上的气味都是蓬勃的,头发又松软。

        关了灯后,看不到他的脸,但摸得到,听得到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床上时,宋敛会趋于生理反应,时常一声声叫楚莺姐姐,趴在她身上,可怜兮兮地望着,然后问,“我现在是不是好了很多?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岭北镇上的小宾馆里,宋敛没什么技巧,只顾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么多次过去了,他可要好太多了,这都是楚莺的功劳。

        空气中都是他渴求的询问时,楚莺复杂万千,她不希望宋敛对她太过低眉顺眼,却又忍不住享受他的好。

        轻摸着宋敛的眉毛,哪怕力度很轻,还是弄醒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瞳孔中的困倦很浓,眼皮上下一合,突然搂住楚莺的腰,侧身抱住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睡裙太薄,宋敛的手压下来,楚莺拽着他的胳膊,“……拿出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像是没听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刚才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问些让楚莺心虚的问题,她就顾不上别的了,“……没谁,一个楼下邻居,说我太吵,让我走路小声一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么拙劣的借口,宋敛贴在她耳边笑了笑,原来对她而言,自己这么愚蠢,像是三岁小孩儿,会被这种谎言欺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我怎么听到了谈雀景的名字?”宋敛知道,来的是尤萍,知道楚莺在怕什么,他就是捉弄她,就像过去她捉弄自己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她慌张不安的表情,就像是猫抓老鼠一样有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不说话了?”宋敛把玩的力度重了些,“还是说又在骗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宋敛一句句诱导着楚莺上钩,“就算骗我也没关系,又不是第一次了,没关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哪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骗吧。”他早破罐子破摔了,“最好骗术再精明一些,骗我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尤萍的事情,必须保密,楚莺再不忍心,也说不得。

        送走了宋敛,楚莺单独给谈雀景打了电话,毕竟尤萍的话里口口声声要她去求谈雀景,这事跟他是脱不了干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电话的却是谈概,他语气急躁,透着烦闷,“楚小姐,你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在忙吗?”楚莺话中很柔,“我找他有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大哥……他在看医生,状况不太好,可能没时间接你的电话,你有什么事直接跟我说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事太私密,楚莺没让谈概转达,谈雀景接不到电话,直接去约了尤萍问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跟尤萍约在了家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没将她当作客人,态度散漫惫懒,她进来坐下时,楚莺靠在沙发扶手上抽烟,一只脚踩在地上,一只脚踩在沙发上,野蛮又没规矩。

        尤萍不认她,不光是因为楚莺生来就是她的污点,更因为她这样素质低下又粗鄙的女人,不该是她的女儿。

        求她的时候尤萍都是高傲的,不肯低下头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一个女孩子,怎么动不动就抽烟,摆出这种姿势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话中的嫌弃藏掩不住,楚莺弯腰在烟灰缸中弹了弹,“你没养我,还想要管我,不觉得自己可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尤萍哑然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开门见山,“你到底要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想说什么你会不知道吗?”尤萍当作她是在装腔作势,想让自己难堪,“你把我们的关系告诉了谈雀景,让他去警告我,要让我出国,一辈子不回来,你会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烟在烧,雾在飘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忘记了抽,回想这段时间,谈雀景连电话都少了许多,以为他在养病,没想到他知道了尤萍,又跟尤萍见了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在帮她,摆平麻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不是你跟宋敛又纠缠上,害的奚然被离婚,我是不会再来找你的。”尤萍义正言辞,好像自己才是正义的那方,“你拿了我的钱,我们原本可以井水不犯河水,是你先破坏规矩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由于各种问题地址更改为请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

        网页版章节内容慢,请下载爱阅app阅读最新内容

        请退出转码页面,请下载爱阅app        阅读最新章节。

        新为你提供最快的艳雀更新,178        猫抓老鼠一样有趣免费阅读。

        wap.

        /132/132183/3098508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