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书中文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艳雀在线阅读 - 162 为什么要可怜你?

162 为什么要可怜你?

        前因后果复述给了宋敛,他神色中写满了困惑,对赵逐所说的那些半信半疑。

        赵逐知道,宋敛不信。

        起初他自己都不信,他跟了那么多年的人,竟然想要他的命来换取一份安心,这对他而言,是信仰的崩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宋菩玉是定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场宴会,宋敛参加了,宋父在婚宴上没有异常,宋菩玉与周叙犹如壁人一对,谁又会想到,为此这场婚事牺牲的是赵逐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看见了赵逐身上的伤,“我早说了,宋菩玉那个女人心狠手辣,你还要将自己的积蓄留给她,弄得无家可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菩玉不一定知道。”这种时候了,赵逐还没对她心灰意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她知不知道都改变不了你的现状。”宋敛反问,“就算她知道,难道她就可以丢下周太太的身份去帮你求情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宋菩玉那种擅于算计的人做不到的,感情在她心中,始终是要往后排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赵逐反驳不了,“我没想让她去求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之后要怎么办?”宋敛存着点私心,看到了茶几上赵逐用过的杯子,阳台上晃眼的男人衣物,他这些天盖着的都是楚莺的毯子,“总不能还留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口吻可不是温和的,显然是对他跟楚莺在一起生了些不悦。

        赵逐知晓他的心思,“等伤好了,我会走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手下的那些人各个都是人精,你住出去很容易被找到,我给你安排地方,你先躲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带着伤,赵逐还有心思去揶揄宋敛,“你这么急着让我走,是担心我的安危,还是怕我继续跟楚小姐住在一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住在一起又怎么样?”宋敛不认为赵逐与楚莺会发生什么,只是占有欲不允许她身边有其他男人,“她心里只有那个谈雀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这么认为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我认为,是事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住在这里,跟楚莺交流不多,赵逐在客厅,她住主卧,唯一会面的时间就是晚上,寥寥几字的交谈中,赵逐感觉得到,楚莺对宋敛并非没有感情,让她止步的是二人之间的差距。

        赵逐想要替楚莺说些什么,可有些事情,总要宋敛自己去发觉才有意义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站了起来,目光简单过了遍这个屋子,不大,却处处整齐温馨,这大概就是楚莺所向往的,但他给不了她的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先看下有什么要带走的,我下去等你。”宋敛走之前,特地补了句,“不着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楚莺在楼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下楼的步伐迅疾,走出单元楼门口,眸光如同磁铁,被楚莺吸引过去,她站在树下抽烟,一手执着烟,一手在轻拨发丝。

        脚边是一只小三花猫,正着急地吃着一根火腿肠。

        是楚莺买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色烟雾一卷卷上升,树下那道身影腰身软趴趴的,没什么精气神,看上去很惫懒,卷发长到了腰际,晚风卷起发梢与裙摆,落在地上的影子都好似有了生命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是不喜欢女人抽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楚莺不一样,她不是小诗,才不会管宋敛喜欢什么而去附和他,尤其是洗过头发后,带着浑身的湿漉漉抽烟,是楚莺的兴致。

        察觉有人在看,楚莺侧目,眸眼聚焦了下,丢了烟踩灭,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聊好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敛点头,“我今晚带赵逐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行了。”楚莺看待赵逐,就是看待一个麻烦,她没话跟宋敛说,点点头就要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知道奚然碰了我的手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宋敛的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的头发被风吹起来,发丝从宋敛面上拂过,浸透发丝的香附带沉醉的魔力,迷濛的光线下,女人的面庞却不显半点柔和,她神情是冷的,“这跟我没什么关系,你只要把赵逐带走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敛露出凄楚的表情,“你跟我就这点话可说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倒不是。”楚莺加重了决绝冷淡,“带走赵逐后你别再来了,我这里人来人往,楼下楼上都是邻居,被别人看到,我没办法跟我的丈夫交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等着这么多天,等来的还是驱赶。

        悲哀到极点,宋敛忍不住笑了,“这就是你要跟我说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这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草丛里,小三花猫吃完了火腿肠,舔舔嘴巴边的毛,抬起毛茸茸的爪子,向着投喂者走去,它走到楚莺脚边,先是用脑袋蹭了蹭她,见她无动于衷,又躺下,露出柔软的肚皮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的注意力被转移,心跟着融化,无视了宋敛的悲伤,半蹲下身子,揉摸着三花猫的肚皮与身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可怜一只猫都不可怜我。”宋敛所受的打击很重,“你可以喂流浪猫吃的,可以接赵逐回家住,亲手给他洗衣服,给他盖你用过的毯子,他吃的是你亲手做的饭,你都没有这样对过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话尾好似埋着哭腔,一声声都是在控诉楚莺待他的不公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稍愣了下,抬头望着他时,月光落进眼里,“宋敛,你从小到大有吃不饱饭过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敛眼眸通红,没言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只猫有,赵逐有,你没有,所以你说我为什么要可怜你?”这一刻楚莺有些憎恨自己的理智,她没那么感性,苦日子过得太多,哪里还会将情情爱爱摆在第一位,“你已经比大多数人幸运了,你只是没有得到你需要的那份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要怎么去心疼一个什么都有的人?”楚莺站了起来,质问时的语气很淡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喉结滑动了下,嗓子更咽着,“那如果我什么都没有了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楚莺不禁惧他,言辞闪躲,“你怎么会什么都没有,别胡闹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这样你才愿意多留给我一份怜悯,我愿意去做。”下决心时总是不顾后果的,宋敛不会去考虑太多,和当初关着楚莺是一样的,都有冲动因子作祟,“但你要信守承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约莫是月太凉,风太轻,楚莺竟然起了兴致,想要亲眼看看,宋敛可以为她做到哪一步,“好啊,只要你做到,我可以接受你的提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由于各种问题地址更改为请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

        网页版章节内容慢,请下载爱阅app阅读最新内容

        请退出转码页面,请下载爱阅app        阅读最新章节。

        新为你提供最快的艳雀更新,162        为什么要可怜你?免费阅读。

        wap.

        /132/132183/3098506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