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书中文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艳雀在线阅读 - 158 就是想跟着他

158 就是想跟着他

        那枚被丢掉的戒指是楚莺找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弯腰在草地里,打着手电筒,摸索了许久,找到后用纸巾擦拭干净,吹了吹,送到宋敛手上,她抓着他的手,用力掰开他的五指,将戒指放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戴好,别再胡闹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了那么多,在楚莺眼里就是胡闹。

        戒指上残留着她指尖的余温,宋敛合住了手掌,眉目间隐忍着痛楚,“我是认真的,不是胡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围有人走过,被奇异的目光围裹着,楚莺羞愧地低下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人走了,她压低声音,“你要给我当情人,你还知道自己是谁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敛不应该这样,楚莺只是他在农村认识的寡妇,这样的天壤之别起初楚莺是望而却步的,要不是为了父亲的生活可以得到改善,她不会对宋敛下手,更不会拉着他走到今天这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谁?”宋敛真有些不知道了,“我跟你一样,就是人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楚莺眼里,宋敛是不一样的,他变成这个样子,是她的原因。她满是心疼和无助,后悔当初拉上了他,将他害成这样。

        眼眶泛酸,不自觉抬起了手,楚莺抚着宋敛清瘦的面颊,指尖蹭过他的眉眼,“宋敛,你是最好的人,是我对不住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最好的人?”宋敛以为自己空耳,“最好的人,你为什么不喜欢?”

        楚莺将目光躲开,“天很冷,你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陪我坐一会儿。”宋敛拿出了求人的姿态,“就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溺溺说得对,宋敛的车子里的确很舒适,柔软宽大,楚莺坐过许多次,如现在的姿势一样,她直直坐着,宋敛侧过身子,睡在她的膝盖上,半搂着她的腰,脸颊埋进她柔软的毛衣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一只手搭在宋敛的头发上,开口打破沉闷,“溺溺知道她舅舅还有这么孩子气的一面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敛以为她是在催促自己,不由搂得更紧,脸深深埋了进去,嗓音闷得有些可怜,“你想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楚莺没听懂,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跟谈雀景在一起,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,你想我吗?”宋敛急需要一个答案抚平自己的伤痛,他想她,她凭什么不想他?

        楚莺没吭声,不想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说想,就是给了宋敛希望,可如果说不想,那就是撒谎,她不敢再骗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急了,坐起来了一些,半个身子靠在楚莺身上,一只掌心托着后脑勺,一只托着腰,急烘烘地往她身上贴,期盼可以与她更靠近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有些热,仰着脖颈,下巴被吻了吻,宋敛往唇边贴近,像是对待柔软的棉花,怕一含就化,亲吻得很小心,从唇角开始,没有粗暴去撬开牙关,他引导着楚莺,用动作感化她,让她主动接纳他。

        风被隔绝在外,车厢中安静地只可以听见接吻时唇齿之间的厮磨声,两片唇很薄,轻咬着吮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吻得太用心,又太不舍,每一步的动作都被放慢很多,像是在研磨,楚莺的味道都被他吞咽,分别这些天的梦里,他无数次亲吻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唯有这次是真实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推了推,表达了不舒服,宋敛才很有分寸地结束,他的眸子明亮又皎洁,犯着点光亮,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楚莺抿了下微肿的唇,水光浮在那片潋滟的红上,很诱人的光泽,红彤彤的,“不用对不起,是我答应要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我没经过你的允许,就吻了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小南楼时,宋敛强迫过她,给她留下了阴影,这是他不对,他的小心算作是道歉与认错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明白他的意思,“我之前吻你,不是也没问过你吗?算是扯平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敛不喜欢“扯平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,你觉得我很荒唐,但我是真心的。”他垂首,额头靠在楚莺肩上,轻得像是没了骨头,“哪怕是像在村子里那样,只是逗逗我,耍我玩,都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酒店大堂一整晚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    楼上,小诗等了宋敛很久,到凌晨他才回来,身上只穿着一件衬衣,西服不知哪去了,裤子上皱巴巴的,脸上还有一道印痕,像是靠在什么东西身上落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小诗跟着他进屋子,迫切地关心道:“宋先生,你去哪里了?怎么这么晚才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身上还香喷喷的,不是香水的香,是自然却芬芳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左右扭动着脖颈坐下,抬手揉了揉,小诗见状立刻走上去,在触碰他之前赶忙去洗了手,“宋先生,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侧过了头,宋敛将酸疼的一侧歪过来,让小诗揉,她手法不错,特地学的,堪比专业人按摩师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自小被养成了需要人伺候的性子,不管对谁都是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跟楚莺在岭北镇上时,曾因食物难吃一口不动,楚莺就哄着他,轻言细语,只怕没直接喂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天真的以为,她会一直那么对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肩颈的酸痛感消散,宋敛歪坐在靠枕上,几欲睡去,小诗的手法渐渐轻了,从她的角度看去,宋敛衬衫衣领歪着,没那么规整了,面容半陷进抱枕中,一半侧脸的线条很优越,又是天生的好皮肤,一点瑕疵都找不到。

        能跟着他,算是几辈子修来的好福气,但要是跟久了,这颗心晃啊晃,就晃得不知天高地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前些天宋敛让李饶给了她一笔钱,这算是两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小诗哭哭啼啼,说什么都不答应,求了李饶一番,得知宋敛在新阳,学校的假条都来不及等批,便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抓着他的手哭,说可以不要那些包包首饰了,就是想跟着他,干什么都成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心多软?

        这便应了,让她在酒店等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等到这个点,宋敛一句话都没跟她就睡着了,她更没底了,弯腰往他的脸颊边凑近,他这张脸在那一众公子哥儿中是很出众的,疲惫时流露出的脆弱苍白让人心碎。

        埋在抱枕中,他像是在说梦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小诗凑得更近,这才模糊分辨出了些,他字句很含糊,陷进了梦境中的委屈,嘟嘟囔囔问着:“……为什么不答应我,也不亲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心口动了动,小诗听懂了,大着胆子往他脸上亲。

        由于各种问题地址更改为请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

        网页版章节内容慢,请下载爱阅app阅读最新内容

        请退出转码页面,请下载爱阅app        阅读最新章节。

        新为你提供最快的艳雀更新,158        就是想跟着他免费阅读。

        wap.

        /132/132183/3098505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