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书中文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艳雀在线阅读 - 139 她说要跟我走

139 她说要跟我走

        一点细微的动作,就可以表露楚莺内心所向。

        谈雀景侧了下身子,将楚莺挡在身后,宋敛上前一步,谈雀景拉着楚莺退后一步,如一场拉锯战,无声地扭打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弯起嘴角笑笑,望着他们交握的手,质问道:“这是要去哪儿?都不需要跟我打声招呼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谈雀景回头,与楚莺闪动着怯意的眸对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宋敛,有些话我跟你说得很清楚了,你这样勉强她留下,会开心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说要勉强留下她了?”话是在跟谈雀景说,宋敛看向的人却是楚莺,“不管怎么样,她在我这里这么久,就算要走,我也要听她亲口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再多的纠缠只会令人身心疲惫,楚莺在后轻拽住谈雀景的袖口,“是我让他来的,我不想留在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的眼神好似写着逃离的迫切。

        谈雀景带着她从宋敛身前走过,步伐很快,可宋敛的速度更快,他抓住了楚莺的另一只手,那节手腕皮肤的温度他很熟悉,只能是他可以触碰的东西,却落在了另一人手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被扯在中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想要更靠近谈雀景一些,却被宋敛蓦然拽紧,他半点不在意她疼不疼,私心中占有更多些,可谈雀景更怕她疼,在宋敛再次动手去拉拽时,连忙开腔制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扯了,你弄疼她了,自己没察觉吗?!”

        尽管如此,宋敛还是没松开,他反问谈雀景,“如果不是你在那头拉着她,她一样不会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没听见吗?她说要跟我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敛:“理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谈雀景没有一一复述宋敛的那些所作所为,只问了句,“她留在你身边的时候,你是怎么对待她的?还需要理由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在问她,你以什么身份替她回答?”

        楚莺被夹在中间,进退两难,活动了下手指,突然拉扯自己的胳膊,挣脱了那两只手,她往后退去,可下意识地还是偏向了谈雀景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垂着的手腕红着的,双眸中死气沉沉,“跟你在一起,我不觉得自己是个人,这样够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言罢,楚莺仰起头,看向谈雀景,走动两步,“走吧,没必要多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第三步抬起时,她却被宋敛从后拽过去,靠在了他的怀里,他圈过手臂,搂着她的腰,放慢了语调,一字一句都贴在了楚莺的耳边,充满压抑与克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我对你不像对人,可你对我呢?”宋敛心中是无声的呐喊,他赶了一整夜的路,面容颓丧,浮着倦怠,眼眶一圈被撑红了,更像那个被负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你说喜欢我,从一开始,你就是在戏耍我,你把我当人对待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句喜欢而已,成了他的执念,他与楚莺无情的眼眸对质,捕捉到了其中的一抹讥诮,“我说过了,那是我骗你的,我只是想借着你离开村子,我不止一次告诉过你,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趁着宋敛没防备。

        谈雀景上前,将楚莺一把拉过来,人刚走到中间,宋敛却突然松开了手,腾出空来,给了谈雀景一拳。

        谈雀景本就是体弱多病的人,被那一拳打到了嘴角,鲜血立刻流了出来,楚莺冲上去又被宋敛拉回去,他高声吼她,“我让你过去了吗?!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一落,眼前划过残影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扬起手,给了宋敛一巴掌,声音比他更大,“你还要干什么?!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一掌很疼,打得宋敛耳朵嗡嗡叫着,皮肤上火辣辣的,灼烧感很强,他更紧地攥住了楚莺,似是要捏断了她的骨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今天要是敢跟他走,我保证你们没好日子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跟你在一起就有好日子了吗?”楚莺一声声骂着,尝试要骂醒宋敛,“跟你相处的每一天,都生不如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怎么会呢?

        宋敛分明记得,他对她不是那么差劲的,她想要的,想吃的,他都会送去给她,她发烧生病,是他亲自喂药给她,哄她吃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对待自己的姐姐们,他都不曾这样细心关怀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这对楚莺而言,是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眼里的茫然在楚莺看来是可笑的东西,她兀自笑了一声,“就算没有谈雀景,你也会这样对我,因为你看不起我,在这段感情里,你觉得我低你一等,所以才会那么羞辱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不是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不是,你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缓缓将手抽走了,楚莺动作很轻柔,满是诀别的意思,“等你想明白了,我们可以再谈谈的,但现在,没什么好说的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的话语总是有很深的蛊惑意味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这次宋敛没信,他推开了楚莺,“没什么好谈的,如果你要跟他走,就别再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楚莺定定地看着他的眼睛,往后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楚莺,你真的考虑好了吗?”宋敛不觉得这是明智的选择,他带笑看向背后站着的谈雀景,“他对你做过什么,你是全忘了对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考虑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再退了两步,楚莺顺势牵住了谈雀景的手,转身时很是决绝的,没有半分犹疑,“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谈雀景带着她,打开了车门送她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关门的瞬间,宋敛一同转身,没有再去阻拦,沿着鹅卵石小路,他走上了台阶,站在那两棵树下,树叶上的雨坠落到肩膀上,重量很沉,压着宋敛,他气息难平,缓不上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开门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谈雀景的车跟着疾驰而去,带走了这里的女人,留下空空荡荡的屋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屋子里都是卖给楚莺的东西,空气中是她身上的气味,宋敛上了楼,肩颈连着手在颤抖,抓起那些珠宝玉器砸在窗户上,不知是哪些更坚硬,又是哪些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十几分钟,屋子里就成了废墟狼藉。

        梁曼因收到消息赶来时,宋敛还在砸,好似怎么都砸不完,兴许是断裂的玉器割到了自己,他手背上满是血,染红了袖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心口突突跳了两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梁曼因踩着地上的东西过去拉住了他,摸着他手上的血,轻拂着他的脸,慌慌张张问着:“你这是干什么,怎么弄成这个样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干什么?”宋敛眼眶含着泪,面上带着气,红白交加,“小姨,别以为我不知道,谈雀景是你叫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的,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有恨有痛,,“为什么你们都要背叛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由于各种问题地址更改为请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

        网页版章节内容慢,请下载爱阅app阅读最新内容

        请退出转码页面,请下载爱阅app        阅读最新章节。

        新为你提供最快的艳雀更新,139        她说要跟我走免费阅读。

        wap.

        /132/132183/3087749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