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书中文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艳雀在线阅读 - 129 被骗的滋味好受吗?

129 被骗的滋味好受吗?

        缩在角落中,楚莺后背抵着床头柜,退无可退,下巴被宋敛捏着,他拿着两份扎着蝴蝶结的礼物,要楚莺挑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凭感觉,喜欢哪个就选哪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口吻散漫轻松,真像是送礼物那般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在楚莺眼中,无非是毒酒跟白绫,选哪个都是死路一条,“我不选,我为什么要选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的命在自己手中,没必要去选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不选,就只能两个都用上了。”宋敛说着要打开蝴蝶结,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目光定格在他脸上,不是浓墨重彩的那一种,更似撕破脸后的伤感与淡然,“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,是我去卖戒指的时候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敛顿住手上的动作,黑白分明的瞳孔幽深,如清透镜面,倒映着楚莺的样子,“那你呢,你留在我身边,是对我有感情,还是为了钱,又或者说是为了报复我小姨?”

        没等楚莺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自顾自笑了,“他们是夫妻,我参加过他们的婚礼,那个时候你在哪里,你破坏了她的家庭,你是第三者,你有什么资格憎恨我小姨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知道……”楚莺声嗓弱下去,这话说得自己都是没底气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嘴角保持着寡情的弧度,“可你现在知道了,你怨过谈雀景吗?你怨他欺骗你抛弃你吗?你不仅不怨他,还念着你们之间的旧情。我是早就知道你们的关系,可如果你早点跟我解释清楚,跟他一刀两断,会有今天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抓着楚莺的下巴,将她甩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撞在床角,视线顿时昏茫了下,宋敛站了起来,身形阴影笼罩在她的头顶,好似一片乌云,永久地遮住了照在她身上的光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村子里,第一次见面时,他是那样清风朗月的男人,端庄高傲,对上楚莺的一个笑,都会局促得手脚不自在,更别提她坐在他的腿上撩拨亲吻,那时他的心跳都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他的怒火就要烧遍全身,赤红的双目紧盯着坐在地上的女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抓住她的头发,楚莺被迫扬起头,眸中的神色仍旧是不服输的,“既然你都知道了,我没什么好说的,反正也不是我要留在这里,我走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就知道她会是这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才会自虐自伤,可就算伤害自己,楚莺都不会念及他的好与情,说要走的时候,眼皮子都不眨一下,就好像对这个男人从未用过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当我这里是什么地方,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?”宋敛的语调很缓慢,透着警告的气韵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没被吓唬住,“那你要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敛垂眸,落了一眼在地上的两只盒子,“我说过了,选一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选!”楚莺大声吼叫一声,嗓子好似都被嘶哑撕裂了,她抓着宋敛的手腕站起来要往外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时候反抗是不明智的,很容易激怒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她不想要再留下去,宋敛不是那个宋敛了,如今的他心计深沉,满腹算计,才走了两步,就被宋敛拖着摔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脊背摩擦在光洁的地板上,她穿着单薄的吊带裙,细带子被摩擦得垂下肩膀,露出锁骨一大片晃眼的皮肤,她疼得眼角挤出了眼泪,宋敛进来时没换鞋,皮鞋踩着地面,一步步走至她跟前,紧接着半蹲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分明是那样一张令人向往的脸,此刻带给楚莺的却是巨大的恐惧,她面上镇定,但呼吸早已不怎么顺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她咬着牙没有求饶,准备承接接下来的疼痛,她却想错了,不管怎么样,不管她怎么践踏宋敛的真情,他都是舍不得对她动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会用暴力制衡女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用指尖抹去了楚莺的泪,宋敛降低了音,口吻中多了点温度,“哭什么,当初是谁跑过来,说要留下来,骗我原谅你,这都是谁干的?是不是对每个男人,你都可以谎话连篇,还是只对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楚莺的脸型很饱满,瞳孔水当当的,衣衫不整的上半身如同剥了壳的荔枝,“我骗了你,你不是也骗了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跟你学的,怎么样,被骗的滋味好受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敛不紧不慢,“你知道你现在这个样子像什么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楚莺已经想不到宋敛这张嘴可以吐露什么难听的话,她屏息以待,望着他薄薄的唇,无数次的厮磨亲吻,转眼间可以变为利器,“婊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心脏如同被撕裂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对楚莺的表情很感兴趣,“正好,我叫了谈雀景过来,让他看看,你究竟是个什么货色,还是当年那个单纯无辜的女大学生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不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松动了下领带,顺势抽下来,扣住楚莺的手腕,试图去绑住,楚莺挣扎着,“滚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最好别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楚莺怎么会不动,她转动着手,张唇骂了宋敛一声,“神经病,滚开!”

        宋敛用力勒紧了领带,将她的皮肉勒红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这套在她的脖颈上,人大概已经要断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有病,可是谁把我变成这样的?”宋敛拉着领带,蓦然将楚莺拉到自己面前,扣住她的后脑勺,“当初在村子里,我是不是告诉过你,不要随便招惹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楚莺大气不敢喘,唇在哆嗦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过不了几分钟,谈雀景就会来。”宋敛捏着楚莺的下巴,品尝食物一般吻着她的面颊,“你猜他要是看到你在别的男人身下的模样,还会觉得你清纯,对你念念不忘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楚莺惊恐得睁大了双眼,突然明白了什么,开始疯狂反抗,可宋敛拉着领带,一牵引,就将楚莺拖到了床上,她身上那层丝绸质地的裙子根本算不得阻隔。

        领带的另一端被绑在床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时候,楚莺只好求饶,“宋敛,我不是有意要骗你,你别这样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眼泪滑进了枕头里,声泪俱下,又梨花带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都是因为谈雀景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怕被谈雀景看到自己浪荡的样子,毁了二人过去那段美好记忆,宋敛一时不知该高兴,还是伤心,他只是拿谈雀景骗骗她,她就认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克制着心中的酸涩,“不想被他看到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楚莺哭着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这么在意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抚摸着楚莺的脸蛋,他余光扫向那两份礼物,“好啊,那选一个,好好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由于各种问题地址更改为请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

        网页版章节内容慢,请下载爱阅app阅读最新内容

        请退出转码页面,请下载爱阅app        阅读最新章节。

        新为你提供最快的艳雀更新,129        被骗的滋味好受吗?免费阅读。

        wap.

        /132/132183/3087748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