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书中文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艳雀在线阅读 - 128 是布局者,更是推动者

128 是布局者,更是推动者

        只一天宋敛不在,楼中气氛好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晚上,宋敛没回,楚莺自己吃了晚饭,拿上垃圾要丢出去时,却见楼外一缕飘散至空中的雾,像是谁在那里抽烟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走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隔着一扇门,与谈雀景的眸对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曾几何时,多少次。

        谈雀景就是站在宿舍楼下,用一种散漫淡然的表情等待楚莺,抽着烟,望着那扇窗,一点一点,扰乱她的心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个时候,楚莺就用天真的语气问过谈雀景,“把烟戒了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之后,谈雀景真的没再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这些年带着病,是要戒烟戒酒的,烟瘾是最近又复发的,念起烟草复苏心脏的味道,又或者说,是想念那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弦月当空的夜下相望着,谈雀景滋生是情,楚莺则是慌忙想要逃避,她转身就要走,谈雀景叫住她,“是宋敛不让你跟我见面的?我给你打电话打不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楚莺背着身,这样好像就不算是跟他见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跟他在一起,不见你是应该的,他不知道我们之间的事,你最好替我保守这个秘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真的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还是在装?

        谈雀景更倾向后者,“宋敛是单纯,被家里保护着,可这不代表他真的一点心眼都没有,他想要知道我们之间的事,一通电话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以为我们刚认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一句话,就将楚莺给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也许知道真相,她但心甘情愿维持当下的现状,“只要你不说,没人会记得我们之间的那点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算是自欺欺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句话刺痛了楚莺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回过身走到门前,直视着谈雀景的眼睛,“我没有自欺欺人,他为我退了婚,受了那么重的伤,我有什么理由不信他,而要信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他的伤是自己故意为之呢?”谈雀景这些天去弄清楚了当天的状况,宋敛是出了车祸,可事故很小,那伤是他自己捅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为的就是博取同情,换取楚莺的心疼信任,从而将楚莺永远绑在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谈雀景的话楚莺是不信的,“他又不是疯子,怎么会自己伤害自己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当下被他的三言两语与眼泪留在了身边,不就达到了他的目的吗?”谈雀景握住楚莺的手,“宋敛早不是那个天真正直宋敛了,他会伤害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不会!”

        楚莺跟谈雀景在门前拉扯争吵,好一副缠绵难舍的画面,宋敛看着,心间却是平静的,他早知道,对待楚莺绝不能像对待普通女人那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警察抓恶劣的罪犯,都要多戴一副脚铐,多一些人看守,楚莺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推开了谈雀景,楚莺走了进去,手被拉疼,皮肤磨了一片红,她去洗了手,打了肥皂,慌里慌张擦了手,平复心绪。

        谈雀景说的那些话,一句都不该信,可思绪很乱,就好像瞬间被点醒了什么,心跳很快,镇静不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冲进卧室中,楚莺想要找一些镇静药物,父亲死后,她依赖药物入睡,回到宋敛身边后好了许多,已经很久没吃,在床头柜抽屉中翻找着,药没找到,却找到了个熟悉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是一只红色的小方盒。

        盒子里——是戒指。

        是谈雀景送的她,被她卖到二手奢侈品店的戒指。

        怎么会在这里,她绝对没有记错,这是她亲自卖的,顺手还买回了宋敛送的发卡,出现在这里,怎么都不应该。

        摸着那枚戒指,看着其中的刻字,是谈雀景送的那枚没错,钻石的光芒折射进眼睛中,某个瞬间,楚莺幡然醒悟,最先进入身体中的是恐惧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在卖掉这枚戒指的时候,宋敛就都知道了,可他装作不知道,不问不说,没有打草惊蛇,看着她跟谈雀景装作不认识的时候,他心里在想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情人节那天。

        是鲜血眼泪,是诺言与骗局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跟谈雀景都是局中人,宋敛是布局者,更是推动者,但他装作最无辜的那个,用伤口唤醒了楚莺的良知与歉意,将她留在这里,限制她的自由,逼她跟谈雀景决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宋敛早不是那个天真正直的宋敛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谈雀景的原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的神经线突突狂跳,起身要逃的瞬间,门突然被打开,她拿着那枚戒指,惶恐的样子被宋敛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    想要藏起来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慢步走进来,光影被他的发梢遮挡,细看之下,面庞都是笼罩在阴影中的,很低沉,接触这么久以来,楚莺从没感受过这样巨大的不安局促,气息上不来,全部卡在了嗓子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攥着那枚钻戒,不由收紧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落在宋敛眼中,像是她舍不得那枚戒指,更舍不得送钻戒的人,才会承诺不再见后,还跟他在家门口私会。

        真当他是死的吗?

        楚莺指尖一软,戒指掉地,声响清脆,砸着耳朵,她条件反射要去捡,手挨着地刚触到钻戒,手背就被宋敛一脚踩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垂首,涣散的眸光如同在看一个死物,“你还记得你答应过我什么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疼。

        手背被坚硬的鞋底摩擦着,好似出了血,疼得钻心,可楚莺没有求饶,她扶着地,仰起头,“是你骗了我,你早就知道我跟谈雀景的关系,那天我进了他的房间,是你安排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我安排的又怎么样?”宋敛说着压低了脚,死死踩着楚莺,她对他而言只是廉价的蝼蚁,他爱她是她的恩泽,她却践踏他的爱,真是该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如果真的跟他清白,直接出来就好,难道我没有给你机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楚莺疼得微趴着,想要把钻戒攥进手里,这动作刺激到了宋敛,他踢开她的手,顺势将戒指踢进床底下,抓着楚莺的胳膊,将人提起来,“我在跟你说话,你眼里是不是只有那个破戒指?!在我眼皮子底下跟他眉来眼去,很好玩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你先骗我的!”楚莺大声呼喊着,扬起手想要挣扎,指尖一不小心划破了宋敛的脸,一条条细痕中很快漫出血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一怔,宋敛偏着脸,那丝痛感唤醒了他身体中的兽性,他眼睛热得泛红,幽幽看向楚莺,“我今晚不是要跟你动手打架的,是有礼物要送给你,想不想知道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由于各种问题地址更改为请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

        网页版章节内容慢,请下载爱阅app阅读最新内容

        请退出转码页面,请下载爱阅app        阅读最新章节。

        新为你提供最快的艳雀更新,128        是布局者,更是推动者免费阅读。

        wap.

        /132/132183/3087748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