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书中文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艳雀在线阅读 - 122 只爱过谈雀景

122 只爱过谈雀景

        工作结束后还需要收尾,宋敛并没有清闲下来,天一亮便离家,天色昏黑后才归,每次都是一身的倦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防止他发现,楚莺没敢去跟谈雀景见面,大多是通过电话联系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的爱是牵绊她的利器,让她没有下决心要不要走,“宋敛说要跟我过情人节,情人节之后再聊这些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的迟疑与犹豫谈雀景感觉得到,他没有催促,没有急躁,很尊重她的所有选择,“任何时候,只要你决定了都可以告诉我,哪怕你还想跟他在一起三五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那么久的,情人节不就是三天后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谈雀景轻声“嗯”了下,“这次他回来,有没有察觉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,他对我还是很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打完电话,谈雀景要删除通话记录,他手一软,手机掉在地上,他难受得咳嗽着,谈概闻声送水进来,拍着他的脊背给他顺气,“哥,喝口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谈雀景灌了口水,润了润嗓子才算好了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告诉那个女人真相,也许她知道了,就接受你的安排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如今宋敛待楚莺好,对她百依百顺,她不想走是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    谈雀景摇摇头,“她自己决定就好,我不想她被其他的事干扰了自己判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谈概满眼忧愁,“你不说,她永远只当你是负心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本来就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点,谈雀景是认的,不管他有多少苦衷和难言之隐,都不能替自己辩驳,毕竟楚莺是因为他,才落入这步田地。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楚莺的那些过去并不难查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没有刻意去弄清楚,是不想在自己心上开一刀,但这次,宋敛不要继续做被玩弄戏耍的傻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坐在办公室中,低头拿着眼镜,一手折叠着清洁棉布,将镜片上的灰尘一点点清除了,黑白分明的眼中如一潭死水,听完了手下人的汇报,指尖动作一顿,问了声:“他们分开后,楚莺就回村子里嫁人了对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他之前,楚莺没有别人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敛捏着眼镜,眸底的光很沉,字句咬得很紧,“一个都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他们在一起将近两年,没有别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年。

        比跟他还要久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楚莺并不是生来就滥情,只是钟情的另有其人,宋敛情愿她是对所有人都虚与委蛇,逢场作戏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两年中,楚莺跟谈雀景相识相爱,两人走过了许多是非,曾经是真的爱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被欺骗的愤恨与恼怒中,宋敛掌心撞在桌角,眼镜全碎了,碎片扎进了手里,顿时血肉模糊,指缝中都是镜片残渣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却没感觉到疼,望着那抹血,反而将手拢紧了,手中越疼,越可以深刻铭记今天的耻辱。

        包扎好伤口,宋敛去了趟李饶那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李饶素来是混不吝的性子,仗着家中有权有势,只知道吃喝玩乐,这个时间,才刚醒来,第一件事却是去倒了杯香槟,顺带给宋敛倒了一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一去太久了,天都冷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敛不喝,李饶自顾自地跟宋敛碰了下杯,“我上次跟你说的,你去问你的小保姆了吗?我可是亲眼看见她跟一个男人含情脉脉站在路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什么好问的?”宋敛拿起酒杯,一饮而尽,瞳孔中只有冷冽,周身都是凉凉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李饶不禁打了个寒颤,“那到底是怎么回事,那男的是谁啊,这不是不声不响送了你一顶绿帽子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我小姨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么说着,宋敛自己都忍不住笑了一声,先前他哪里敢将这两个人想在一起,楚莺的本事比他想得大得多,不仅骗了他,跟谈雀景还有这样一段。

        谈雀景曾为了那个女学生断腿离婚,悠远故事中的那个人,竟然就在自己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李饶的嘴迟迟没有闭上,眼镜瞪得圆滚,宋敛没有解释太多,“我有件事,要托你去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要收拾女人,还是对付男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敛又灌了一杯酒,他起身,“都不是,不难办,对你更是轻而易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过李饶,宋敛坐在车中,等着楚莺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形色匆忙,并不知危险早已将她笼罩,坐进车里,抬手就去触宋敛的额头,“一定是前段时间太累,所以累病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敛下意识要闪躲,却强忍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是有些难受,你陪我去医院瞧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车在路上行驶着,下起了一场雾蒙蒙的小雨,宋敛直视前方,目光跟随着雨刮器滑动的幅度,突然问了句,“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起过你的前夫?”

        好好的气氛凝了霜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的表情如同被冒犯,“没什么好提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敛云淡风轻撕着她的伤,“再怎么样曾是夫妻,他对你好吗?你爱他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挡风玻璃被雨打湿,又被雨刮器扫掉,可左右车窗上却是一片淋漓的雨雾,这个空间突然让楚莺喘不过气,可下着雨,她不能降下车窗。

        抓着自己的手腕,她镇定回答,“不爱,我跟他结婚只是为了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敛的醋意是很重的,她这么说,以为是让他高兴的,殊不知则是点燃了他的另一簇火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楚莺爱过很多人,他可以安慰自己,谈雀景只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楚莺不爱前夫,不爱他,只爱过谈雀景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日子,他们不知到了哪一步,谈雀景为她准备了房产与工作,这是打算好了要远走高飞。

        踩下刹车,宋敛解开安全带下了车,楚莺拿了伞跟上去,她抬起胳膊给他撑伞,在一片雨雾中,望着他的下颌线条,轻拍了下他肩上的湿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穿得太少了,难怪要生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敛接过了伞,大步往前走,哪里怪怪的,楚莺却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条廊道上冷冷清清,路过的患者与医生很少,宋敛一身潮湿,牵着楚莺的手,没走两步,男人的交谈声便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谈雀景与一位头发花白的医生走在一起,交流着他的病情,嘴角含笑,与宋敛与楚莺迎面相遇,三人一同顿步,面上神色各不相同。

        由于各种问题地址更改为请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

        网页版章节内容慢,请下载爱阅app阅读最新内容

        请退出转码页面,请下载爱阅app        阅读最新章节。

        新为你提供最快的艳雀更新,122        只爱过谈雀景免费阅读。

        wap.

        /132/132183/3087747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