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书中文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艳雀在线阅读 - 120 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

120 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

        为了能尽快回去,宋敛将更多的精力都留在了工作上,这次问题棘手,项目组的所有人熬着,不眠不休许多天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摘下手套与眼镜,倦色浓重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相隔的时间久,足有半个月没给楚莺去一通电话,她更是安静,不撒娇不缠烦,微信上空落落的,一条消息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蹙眉看着屏幕,宋敛心口堵着,倒是李饶,洋洋洒洒发了几十条,估摸又是一些声色场的那些事,宋敛没点开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走足有两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天最热的阶段过去了,宋敛扶着窗台,指尖手背好似瘦了一层,夹着烟抽了一口,苦涩辛辣的味道却缓解了疲惫,他抬起头,望着一轮月。

        项目组的人一同出来,灭了烟,宋敛跟上去,肩膀被蒋所拍了下,“这次是怎么了,全程心不在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。”宋敛垂眸否认,“我今晚回中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着急,不去聚餐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么久没有跟楚莺联系,不知她在小南楼待得是不是发闷,原想给她打个电话,转念一想,还是算了,当作惊喜更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轻揉眼睛,“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总要去喝一杯。”蒋所拉着他,“这么久没见,听院里的人说你在筹备婚礼,我怎么还没收到请柬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结了,出了点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耳边浮现一声冷哼,“该不会是你移情别恋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蒋所是跟宋敛是校友,毕业后又一起进了九院,在项目中是最契合的搭档,宋敛性子冷,沉默寡言,只有蒋所敢揶揄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我是移情别恋了。”宋敛打开柜门,将东西拿出来,工服放进去,关门时突然想到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离开这么久,女人都看重仪式感,回去总要给楚莺带个礼物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前给女人买礼物都是给梁书意,包括梁家的表姐们,为楚莺挑选,宋敛要认真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首饰买了许多,楚莺不再需要,宋敛这次买了高跟鞋,楚莺喜欢华丽的,倒不是肤浅,只是穷怕了,为她买,宋敛特地挑了全钻款。

        乘当晚的班机回了中州,去小南楼路上,宋敛在车上睡了一觉,梦中很混沌,像是一场扭曲的噩梦,可醒来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月当空,晚风正凉。

        风从窗口的缝隙中吹进来,鬓角的发丝抽打在楚莺的眼皮上,有些疼,她指尖的烟快要燃尽了,看着腿上放着的那一沓东西,迟迟没有下定决心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天,尤萍为了让她走,不远万里去给楚父磕了头,痛哭流涕道了歉。

        谈雀景为了将她拉上正途,安排好了所有,工作和住处生活,一样不落,只要她点头,就可以安稳离开,远离这些是非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的爱是最不可信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二十一岁那年,楚莺就只信钱,钱可以救命可以改命,爱不行。但真的动摇的那刻,却是如此挣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管多久,只要你考虑好了,我就可以着手去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谈雀景轻声细语,斯文地吞吐着每一个字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红着眼睛侧过头,“我这次要是走了,是不是就再也见不到宋敛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将来会结婚生子,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会是自己的妻子与孩子,就算见到了,他还会记得你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是他,他在想什么,你不会知道。”楚莺是不舍的,但又知道,就算这次不走,将来还是会有分别的这一天,但她的那杆秤却是倾向宋敛的,“宋敛不是你这种薄情寡义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天被楚莺戳过太多次了,谈雀景可以平静面对,“我的薄情寡义,从来不是对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被梁曼因羞辱的时候,你又在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喉结动了下,谈雀景那双眸子中装了太多的欲言又止,最终他没有为自己辩解,只给了“对不起”三字,灵魂中都透着忏悔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停止了指责,“我会好好考虑的,不要催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打开了车门,她回到小南楼,谈雀景坐在车中,缓缓趴在方向盘上,心脏如同被锥子凿着,一下下的镇痛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倒车镜中有一道光折射过来,突如其来的亮光吸引他看了过去,是一台黑色的轿车开了过来,不安感猛地侵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以往是没有车子的,车与车身擦过,宋敛让司机停了车,降下车窗,在看到谈雀景那瞬,一股异样的感觉钻进了五脏六腑中,很吊诡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时间,这个地点,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甚至抬头看了一眼,是小南楼没错,他抿了抿唇,大脑自动开启了自动欺骗的模式,“雀景哥,你怎么在这里,小姨让你来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里是梁曼因的屋子,他们正在离婚,兴许是有什么东西要拿,就连理由,宋敛都替他想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楚莺的安全,谈雀景微笑点头,“是,这就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进去坐坐吗?”宋敛的笑天真无害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在谈雀景心中还是那个干净明朗,没什么心眼的少年,自然没有防备,“不了,我还有事,下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敛的车子向前,谈雀景的车子在后调了头,驶离这里,没忘记给楚莺打个电话,让她有个准备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楚莺没接到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打开了淋浴间的花洒,手机在包里,响声被水声覆盖,脱下了长裙,只留下一件白色吊带,臀线被勒出来,浴室的雾气浮了起来,她挽起头发,一楼的门被打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上了楼,灯是亮着的,屋子里没人,浴室门关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将行李留在客厅,他走进卧室,松开领带,头一歪,看到了搁在床头柜上的几份合同,有房产合同,劳务合同。

        房产不在中州,工作另在外省,楚莺签了字。

        逐字逐句读着合同上的字,宋敛腾出一只手,打了梁曼因的电话,语气沉沉,“小姨,忙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?你院里的事解决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了,回来的时候还遇到雀景哥了,是你让他过来的,是要拿什么东西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曼因正忙着,脑中一片浆糊,“没有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咬了咬牙,挂了电话,宋敛手一滑,无意打开了李饶的消息框,他一条条往上翻,站在温暖的房中,脚底板的寒意却直冲脑门。

        由于各种问题地址更改为请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

        网页版章节内容慢,请下载爱阅app阅读最新内容

        请退出转码页面,请下载爱阅app        阅读最新章节。

        新为你提供最快的艳雀更新,120        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免费阅读。

        wap.

        /132/132183/3087747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