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书中文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艳雀在线阅读 - 114 把我们一起弄死吗?

114 把我们一起弄死吗?

        要弄清楚楚莺的过去并不难,找几个师大的老师,再问一些跟楚莺同一届的学生,有关她的那些脏事丑事,是藏不住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尤萍千方百计,通过许多人脉,找到了当初楚莺的心理学课老师。

        女老师对楚莺算是印象深刻的,她穷苦但漂亮,是班上为数不多的异类,“您是想要知道有关楚莺的什么,其实过去这么多年,我都忘得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书读得好好的,为什么被开除?”

        尤萍询问这些,是冲着揭穿楚莺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女老师的回答跟尤萍查到的差不多,“似乎是因为做了有钱男人的情人,那人的妻子闹到了她老师那里去,弄得全校皆知,为了学校的风评,只好做开除处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是因为这个吗?有没有其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……她偷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种事在贫穷的女人身上似乎合情合理,女老师所知道的不多,“她是农村城镇考上来的,学费都需要自己去赚,大三那年偷了同寝同学的新手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最根本的原因,是因为她找上的那个男人,跟我们学校有些关系,他妻子找来,不开除楚莺是不行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尤萍捏紧了杯子,“那人究竟是谁,你知道名字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清楚。”女老师摇头,她所知道的不过都是听来的而已,“楚莺也是真的可惜,她各科成绩都是很好的,大一开始就到处兼职赚钱,很好的一个姑娘,可惜还是走错了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身为楚莺的母亲,尤萍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一生只有这一个女儿,却为了心上人的女儿,让楚莺吃尽了苦头,如今为了自己的安稳生活,还要除掉她。

        筹备好了一切,尤萍将调查到的那些整理好了,发给宋敛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了好些天,迟迟没等到宋敛那里有所作为,一个因为三五万块钱就卖了自己的女人,做过小三,偷窃过,实习时还收过学生家长的红包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满身污点的女人,宋敛作为高知识分子,被梁宋两家捧着、举着,见过许多漂亮女人,在知道楚莺的过去后,应该厌恶她,鄙夷她,但这些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得没了耐心,尤萍亲自去找宋敛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正带着楚莺去看了一场电影,跟宋敛在一起,楚莺享受了过去不曾享受到的特权,在月色下,他们十指紧扣,楚莺拿着甜筒吃了一口,送到宋敛唇边,他没嫌弃,跟着抿下一口香草口味的雪霜。

        唇上沾染了一层白色,楚莺用手抹去,又含进嘴巴里,这是挑逗的,充满色欲的动作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耳边浮起一层红。

        偷窥着他们,尤萍攥紧了包,气到心脏胀疼,这是她最看不上的女儿,廉价粗鄙,却抢走了奚然的未婚夫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挽了下被风吹乱的头发,视线中多了个尤萍,她冷笑一声,故意崴了下脚,拽着宋敛黑色的衬衫袖子,“好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下次不要穿高跟鞋了。”宋敛一张脸淡淡的,稍显无情,起初只是想要扶下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却借着晚风,软趴趴地靠在他怀中,指腹磨着他的下巴,“你抱我去车上,今晚我陪你玩些更有意思的,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下一秒,双脚腾空,膝窝被宋敛撑住抱起。

        搂着他,楚莺侧过脸,挑衅地给了尤萍一眼,她眼中的怒火烧得很旺,她的怒气可以让楚莺顺气。

        目睹了宋敛亲自抱楚莺上车,尤萍才死心,楚莺那些过去是撼动不了宋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打进来的电话撞在了尤萍的枪口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接起,语气很是尖锐,“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太……我查到跟楚小姐搞婚外情的男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是一个尤萍怎么都想不到的人,这是绝境中的一个突破口,她听到自己的声音在发抖,“……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谈雀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风混杂着话筒里的声音,“谈雀景,宋敛的前小姨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中州近来昼夜温差较大,谈雀景身体很差,吹了风,发了场高烧,前些年他熬三个通宵都不痛不痒,如今却是弱不经风的体质。

        梁曼因出省工作,托宋敛去医院探望,他嘴上答应,事后却忘记。

        带着楚莺路过医院,后知后觉才想起这一茬。

        车在医院楼下停住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茫然:“你身体不舒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探望病人,小姨交代的。”宋敛解开安全带,“要跟我一起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敛身边的那些长辈亲友,都不怎么看得起楚莺,这些天跟他的亲朋好友遇见过,那些人的眼中,多多少少是轻蔑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雀景哥跟其他人不一样的,不会那样看待你。”觉察了楚莺的心思,宋敛忽然道出了谈雀景的名字,使得她心尖一跳,一股气堵在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    是谈雀景病了?

        他是身体那么好的人,怎么会病,一起爬雪山的时候,将冲锋衣脱下裹在楚莺身上,一路迎风下山,他都没有感冒发烧,倒是楚莺,在山下的民宿咳嗽了一晚。

        谈雀景为了她开车去镇子上买药,亲自喂她喝下止咳糖浆,细心柔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在想别人。”宋敛一阵见血,戳穿了楚莺,他神韵冷沉,语调压着楚莺,“你最好祈祷你想的那个人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楚莺没被吓唬住,倾身扶住他,咬吻着他的唇,“没死你要怎么样?把我们一起弄死吗?那我死也要死在你的床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敛反咬一口,咬出了血,接着推开楚莺,“别随时随地发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办法,谁让你这么讨人喜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拿楚莺没辙,宋敛抹掉唇上的味道,开门下车,进了住院部中,楚莺用指甲磨着包,几下之后,打开车门,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说是发烧,其实是旧疾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买了花,走到房门口时,谈雀景半个身子垂落下来,正一口口猛咳着,半张脸成了充血般的粉色,他咳出来是触目惊心的鲜血。

        透过宋敛的侧影,病房中的景象被楚莺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心下跟着一紧,无名的痛楚深入肺腑,胳膊突然被拽了下,尖叫声卡在嗓子,没出声,尤萍就打断了她,“跟我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由于各种问题地址更改为请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

        网页版章节内容慢,请下载爱阅app阅读最新内容

        请退出转码页面,请下载爱阅app        阅读最新章节。

        新为你提供最快的艳雀更新,114        把我们一起弄死吗?免费阅读。

        wap.

        /132/132183/3087747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