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书中文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艳雀在线阅读 - 111 人生最志得意满的阶段

111 人生最志得意满的阶段

        那个名字谈雀景忘不掉,一笔一划,是贫困生资助申请单子上的名字,是爬上鹊南雪山时,同心锁上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站在雪山的最高处,谈雀景跟楚莺迎着剧烈的风霜,她的发丝被风吹在谈雀景的脸上,他从后搂着她,跟她一起将锁留在山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头发很柔软,谈雀景至今没有忘记她身上的气味,她说话的方式,笑容如刻在他心中,不会被时间冲淡。

        上了车,谈雀景神色凝重,靠在座椅中,耳边回荡着宋敛手机中的声音,是一个女人,跟楚莺的音色很像,不同的是语调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向宋敛撒娇,道歉。

        娇滴滴地说:“我不小心烫到脚了,你回来给我带点药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敛的眉目间分明是有笑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语气维持着冷漠,“不好,自己不会去买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宋敛……你是不是听不懂人话,我的脚都烫伤了,还怎么买?”

        谈雀景认识中的楚莺,从来不会这样说话,她是腼腆羞怯的,开口说话总是慢吞吞的,跟师大的那些明艳女孩儿不同,她的脸上诉尽了苦楚与贫困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时长穿着一件白色的半袖和浅色牛仔裤,鞋子穿到边缘开胶都舍不得买新的,却愿意花钱去买英语磁带。

        谈雀景在她的老师那里知道她的家庭条件,私下帮过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她没有接受,反而找到他,将钱退了回去,面上是坚韧无悔的高傲,被掩藏着的却是高傲之下的一点羞愤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说,“这不是我应得的钱,我不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谈雀景问她,“那什么才是你应得的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楚莺回答他:“劳动所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劳动所得,是指你套在玩偶衣服里,一张张发传单的所得吗?”谈雀景说这话时很轻慢,透着冒犯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涨红了脸,想也没想,将那些钱扔到了他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时年轻,身在高处,正是谈雀景人生最志得意满的阶段,见了个感兴趣的漂亮女人,想要相处一下,也许不发生什么,如同在街边见到一只漂亮的流浪猫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谈雀景一开始只是想要逗逗她,毕竟那时他跟梁曼因的协议婚姻要三十岁才可以结束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情感是最容易失控的东西,等他反应过来,早已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。

        车轻轻停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司机借着后视镜,看向后座的人,霓虹落在车内,映在谈雀景脸上,他眼下有一点湿润,回忆往昔,像是又流了泪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一年谈雀景是怎么被骗回家,又是怎么冒着暴风雨开车逃离落下残疾的,都好似历历在目一般,每一帧都是惨痛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跟在他身边多年,他的苦楚,只有司机老付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带着礼物回去,宋敛路上去药店买了药,为了跟他讲和,楚莺唯一的办法就是在自己身上弄点伤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是烫伤。

        脚踝上烫了一整片,红红的,浮着黄色的水泡,有些严重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泪眼朦胧地看向宋敛,“我还以为你一气之下又去找红红,再也不理我了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早不记得她长什么样子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什么红红绿绿,都是李饶硬安排给他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最近为了楚莺,为了退婚,李饶组局叫了宋敛许多次,他都没有赏脸参加。

        将药扔给楚莺,“自己擦药,我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步伐缓慢了许多,就是等着楚莺拉住他,她轻拽着宋敛的衣角,“帮我擦,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疼的时候知道求我了,伤一好就骂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楚莺的手往上爬,搂住宋敛的腰,“我那不是生气吗?现在气消了,我不该怪你的,我知道你为了我做得够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拿她没办法,更生不了她的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将她的手拿开,半蹲下,捧着她的脚踝给她擦药,上衣口袋里的东西露出了一个角,被楚莺看到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伸长了胳膊拿走,速度很快,让宋敛始料不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敛紧张了下,很快舒展开,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买给谁的?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低头,将药膏抹在她的脚踝上,药的苦涩与清凉气味在中间散发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催促了声,“怎么不说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不要就扔掉,问那么多废话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简而言之,就是买给她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是知道的,可就是想逗逗他,盒子里是一条手链,镶着钻,不是宋敛以往买的风格,这条更简洁日常,灯光映在上面,衬出钻石的光芒,很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给我的?”楚莺语带疑惑,“跟你以前送的不太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敛轻吹了下她脚踝上的伤,“买的时候遇到小姨夫了,是他帮忙挑的,跟我送的不一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小姨夫只有谈雀景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顿了下,哑然了瞬,装傻道:“……小姨夫,是谁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小姨的前夫,我小姨你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啊,就是没想到她结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旁敲侧击问着梁曼因的事,实则楚莺问的还是谈雀景,“很难想象,梁小姐的丈夫是什么样子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擦好了药,宋敛在楚莺身边坐下,“已经离婚了,只是我叫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离婚?”楚莺好似对这件事充满了好奇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没多想,借着楚莺的问题,解释了自己的处境,“他们只是协议结婚,没有感情,如果我结婚了,也是这种方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协议结婚……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像演戏,就算结了婚,也可以各自找自己喜欢的人陪伴,对方没有权力插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可如果真的是这样,梁曼因当年又怎么会找到她,并做到那个地步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深感困惑,却没有多想什么,将手链拿出来,“帮我戴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手腕纤细柔白,挂上一条明亮的细链子,刚扣上链子,楚莺顺势勾住了宋敛的小手指。

        皮肤肢体之间的摩擦引起无形的小火星,宋敛知道她要干什么,动了下,她的掌又贴在了他的心口,楚莺趴在他的身上,吻着他的下巴,咬住他的衣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前些日子辛苦你了,这次换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敛喉咙滑动,他想要反客为主,刚动了下肩膀,就被楚莺按住,“怎么这么多次了,你心跳得还是这么快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起来。”宋敛没好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不起来,不动,“我还可以让你跳得更快,你信不信?”

        由于各种问题地址更改为请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

        网页版章节内容慢,请下载爱阅app阅读最新内容

        请退出转码页面,请下载爱阅app        阅读最新章节。

        新为你提供最快的艳雀更新,111        人生最志得意满的阶段免费阅读。

        wap.

        /132/132183/3087746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