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书中文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艳雀在线阅读 - 065 他都为你逃婚了,还不深?

065 他都为你逃婚了,还不深?

        出租屋的光线太暗,床又硬,做很多事都不方便,屋与屋之间的隔音很差劲。

        唯一值得欣慰的是人体之间摩擦升起的温度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这些天的无助彷徨,都被宋敛的吻填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床头挂着一把小扇子,那东西晃到了凌晨,最后被楚莺摘下,她靠在床头,拨开宋敛额头的湿发,给他扇风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的简陋与廉价并没有阻挡感情的爆发,相反,在这种地方,宋敛会更痛快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温柔极了,真给了宋敛她爱上了他的错觉,她低头吻了下他的鼻梁,「怎么搞成这个样子,弄得全身都是伤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宋敛太累了,睁不开眼睛,「他们在追我,想要把我带回去结婚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那怎么不结?」

        这一路走来,不光要避开抓他的那些人,还遇到了些坏人,他脊背上有刀伤,找到楚莺时,已经快要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这样的天之骄子,却为她弄成了这样,好在,她没有因为他的穷困落魄而赶他走,这也证明了,她不止喜欢他的财富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却好似无怨无悔,「我不想跟不喜欢的人结婚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……那你也不能跟喜欢的人在一起啊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这不是已经在一起了吗?」

        楚莺目光闪躲了一瞬,「好了,我要去医院照顾爸爸了,你在这里休息吧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拿开了宋敛的手,楚莺坐起身,直起腰背,她朝着一面灰白色的墙,墙体开了裂,像是她皮包骨似的脊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段日子她瘦了很多,身体少了丝圆润感,床头的烟灰缸中挤着许多抽完的香烟,枕面上有几根楚莺掉落的头发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背着手穿衣,将金属扣子合上,一侧眸,对上了宋敛的眼,腰肢一软,凑近他,「干嘛这么看着我,没够啊?」

        宋敛睫羽垂下,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站起身,随便套了衣服走进简陋的淋浴间,水声哗哗过去,她走出来,换了干净衣服,走得很匆忙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我先过去了,你再睡会儿,回来给你带好吃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宋敛用被角蒙着头,装作没听见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留了些钱在门口的桌子上,打开门,走了出去,下了陡峭的楼梯,撑着伞走进巷子里,天还没有全亮,灰暗笼罩天地之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公交车站,楚莺接起电话,那端的女人出声缓慢,「宋敛去找你没?」

        楚莺迟疑了下,低头用脚尖踩着水坑。

        「……没有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怎么可能,跑了这么多天了,不去找你还能去哪儿?」宋菩玉不信,「你别骗我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真没有,也许是去朋友家了吧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冷风飕飕地灌进衣领中,冷意钻进骨头缝中,楚莺轻缩肩,找了个理由,「而且我跟宋敛感情没那么深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他都为了你逃婚了,还不深?」

        别人不知道这对宋敛而言意味着什么,宋菩玉却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宋家最本分的孩子,从小到大循规蹈矩,读书时成绩优异,工作后受人尊崇,清白的履历上有了楚莺这一笔,对他的人生都算得上是巨大的转变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总之他要是去找你了,一定要告诉我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楚莺没忘,「我爸爸的手术什么时候可以开始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医生安排好了,自然就开始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乘公交车到了医院,看过楚父,跟医生交流了手术详情,在医院忙了一天,回去时天色已暗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去买了些药,又给宋敛买了些吃的穿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打开门,天边一丝微弱的光落到了山后头,屋子里没开灯,宋敛没醒,楚莺走到床边,「起来,吃点东西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宋敛没出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去摸宋敛的脸,触到了他发烫的皮肤,意识到不对劲去摸他的额头,温度很高,接连几天的奔波,让他发了烧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敢耽搁,楚莺又跑去买了退烧药,烧了热水,喂着宋敛吃下药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昏昏欲睡,神智不清,只知道口腔中被药丸弄得很苦,很需要一些甘甜的味道解苦。

        心里怎么想的,身体就怎么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靠在床头,他面颊涨红着,微张着唇,呼吸一张一合之间,那种渴望从灵魂之中蓬勃发酵,愈演愈烈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知道他想干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吃了药,你好好睡一觉才会好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她是不信他们这种人的爱的,但宋敛不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真挚诚恳,为了她忤逆了家里,舍弃了锦衣玉食的生活,这些她都看在眼里,记挂在心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摸着他清瘦的面颊,宋敛抓住了楚莺的手腕,将她拉近,干涩着声说,「睡觉没用,出了汗才能好。」

        用一个吻投入缠绵之中,宋敛发着烧,浑身不适,但力量不减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的发丝的香气弥漫出租屋的每个角落,这气味,会让宋敛更尽兴。

        温柔下来,楚莺抱着他的肩膀吻他,劝他,「宋敛,要不你还是回去吧?」

        宋敛烧得有些糊涂,眸光不聚焦,「你要赶我走吗?」

        他这么问,她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睡了一觉烧也没退多少,宋敛被指尖的一阵痒弄醒,睫隙之间露着朝阳的光,所看到的画面是楚莺坐在床边,弓着腰,捧着他的手,用棉签沾了药膏,擦拭着他的伤。

        上次有人这么疼他,还是他的母亲。

        擦一点,楚莺就吹一小口气,生怕弄疼了他,「醒了吗?我给你温了牛奶,要不要喝一点?」

        宋敛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端着牛奶碗过来,舀起一点喂他,他一口口喝下,「你不去医院了吗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等你烧退了,我晚点再去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她探掌,贴着他的额,「好像好一点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你爸爸怎么样了?」宋敛拿过床头柜上的卡,「这个,你拿去治病。」

        他专程过来,就是要送钱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双玻璃珠一样清透赤诚的眸,映照了楚莺的虚荣,「不用了,我有钱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……你哪儿来的钱?」

        谎言这一次太过难以启齿,楚莺还是说了,「你之前给我那笔钱,我……回中州拿来用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那些不够的,还有医生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 宋敛还要再问,门突然被敲响,他警惕地坐起一些,跟楚莺对视,「……可能是我家里人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我去开门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楚莺搁下牛奶碗,走到门口,打开门。

        为您提供大神月上枝的《艳雀》最快更新,为了您下次还能查看到本书的最快更新,请务必保存好书签!

        065        他都为你逃婚了,还不深?免费阅读.

        wap.

        /132/132183/3087741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