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书中文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艳雀在线阅读 - 051 那你还巴巴找来干什么?

051 那你还巴巴找来干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光影朦胧了宋敛的脸型轮廓,他一步步走近,站在他们面前,楚莺与姜律齐齐看向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姜律问:“是你认识的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以免引起误会,楚莺快速解释道:“一个弟弟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上去拉住宋敛的胳膊,用熟稔的口吻问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敛眼尾一点睫掀起,轻蔑地掠了姜律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,我不能来吗?”他抽出自己的胳膊,像是嫌弃楚莺似的,顺手抚平了袖口的褶皱,“还是我打扰你们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姜律算是个识相的,既然楚莺说是弟弟,他就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今天不巧,不如我改天再上去坐坐?”

        楚莺正要说好,却被宋敛给打断,“怎么不巧,我只是弟弟而已,你想去坐坐,没什么不巧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将“弟弟”二字咬得很重,字正腔圆,生怕姜律听不清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被他这样一说,姜律不去都不合适。

        楼道有些漆黑,声控灯总是失效,楼梯很陡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走在前,裙身包裹着腰身的曲线,走在她身后的是姜律,他的眼神明晃晃地搁在楚莺身上,半点不知掩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起某天,楚老师拿着水杯走进办公室,被开门出去的学生迎面撞到,杯子被撞洒,她白衬衫的领口湿了大半,学生焦急地道歉:“楚老师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楚莺笑得友善温柔,“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坐在位置上用纸巾擦拭着皮肤,玻璃窗边的金色光线照射进去,落在她细白湿润领口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场景组合在一起,只是想想都令人心猿意马。

        腹部有一股莫名火在烧,火苗刚摇曳起来,姜律就被身后宋敛的声音泼了盆冷水,“走快点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姜律侧过身,楼道中昏暗太过,光线迷濛,宋敛的目光很轻,是没什么力度的,好似压根没将他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家中面积不大,是一室一厅的小房子,温馨简洁,没有多余的杂物,摆放着的新鲜花束每天都要换水养护,不大点的地方,却是家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家中一次来了两个不速之客。

        姜律接过楚莺递来的果汁,礼貌道谢,楚莺给宋敛时,他却没接,而是紧盯着姜律,“还没问呢,这位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姜律,姜老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楚莺解释的简单,姜律不怎么介意,他笑了笑,“看上去你们长得不怎么像,是亲姐弟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,是表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楚莺谎话张口就来,宋敛听了嗤笑一声,“对,是表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真的没有打扰你们吗?”姜律问得局促,“表弟这么晚过来,应该是有要紧事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有要紧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敛说着抬起头,看向楚莺,“表姐前些日子打电话给我,有事要我帮忙,难不成自己忘记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几天不见,还真是贵人多忘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楚莺想要说话,却总是被宋敛打断,“原来是找到人帮忙了,是我多管闲事,白来一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起身要走,楚莺上前拉住他,转头看向姜律,“姜老师,你先回去行吗?我有事要跟……他商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姜律一坐下就感到了宋敛的敌意,早就想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没了其他人,气氛也没好到哪里去,宋敛拿开楚莺拉着自己的手,字字锐利如刀,“弟弟,我是哪门子的弟弟?”

        前些天拒绝帮忙的是他,现在到这儿甩脸子的还是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不再需要讨好他,态度也就没那么谦卑了,“你这么突然过来,我不说弟弟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你这么放荡的姐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敛开口时下巴有颤抖的迹象,这么稀里糊涂赶来,不过是想看看,楚莺是不是真的变了心,可现在看来,她不是变了心,她的心就没在他身上残留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你的姐姐都高贵,我就下贱,那你还巴巴地找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天被疗养院的人丢在路边,淋着雨,宋敛一通电话就可以解决的事情,他却选择冷眼旁观,楚莺失望又难过,“我要是放荡,那你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楚莺坐在姜律的位置上,气得乱了分寸,拿起那杯他喝过的果汁凑到嘴边,差点就要碰上,宋敛蓦然挥手打落。

        果汁溅了一地,玻璃杯子跟着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还保持着举杯子的动作,她呆滞了几秒,“你有病是吧,谁让你随便砸我的东西,地上也被弄脏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才是真实的她,会骂人,会发脾气,而不是像个小女人似的卖乖耍泼,那一面都是演给宋敛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敛尽力控制住脾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那个人喝过的,你不嫌脏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楚莺起身去拿拖把,一边走一边说,“对啊,我不嫌脏,你用我的东西怎么不嫌脏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一样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我看来,都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彻底触怒了他,宋敛面上无光,丢弃了自己的架子,上去拉着她的手腕将人推倒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要起身,却被宋敛压着肩膀,捏着脸颊,“所以你们进行到哪一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跟你有什么关系?”楚莺不服输,挤压在宋敛与一堆抱枕中,腿被压着,无法动弹,却还敢跟他叫嚣,“我跟他怎么样,好像轮不到你管吧,我守寡的时候还跟你在一起呢,我一直这样,你是第一天知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又骂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用他那张清心寡欲的脸,辱骂着自己喜欢的女人,这几个字眼,在遇到楚莺之前就没出现在他的嘴里过,但看着她,他还是忍不住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是骂她,也是骂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分明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,却还是放不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楚莺没因为宋敛的话就蔫巴下去,她出身不好,一肚子粗鄙话,用都用不完,“我就是不要脸,我要是良家妇女,还会跟你上床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敛克制地抿唇,双眸流露出小动物似的无助,却还要强行进行自我欺骗,“你跟我上床,不是因为喜欢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多了吧?”楚莺的笑里有着要跟他一刀两断的气势,“你是没见过女人吗?我说什么你都信,像个白痴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由于各种问题地址更改为请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

        网页版章节内容慢,请下载爱阅app阅读最新内容

        请退出转码页面,请下载爱阅app        阅读最新章节。

        新为你提供最快的艳雀更新,051        那你还巴巴找来干什么?免费阅读。

        wap.

        /132/132183/3087740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