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书网 - 历史军事 - 三国:刘备帐下,朝九晚五秦耀在线阅读 - 第十四章:小辣椒

第十四章:小辣椒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秦耀直接摘掉了那人的帽子,一头乌黑浓密的秀发如瀑布一般挂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道古人是不是眼神都不好使,反正秦耀这个新时代青年,看惯了整容脸和那些雌雄难辨的伪娘之后,对古人所谓的女扮男装,那是相当的不屑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人哪曾想秦耀会这么粗鲁,吓得发出了一声尖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备后知后觉,望向那人,如瀑般的秀发,刻意抹黑,但细看之下精致绝艳的五官,不由喉间耸动了一下,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,连忙将脑袋转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非礼勿视,非礼勿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呦呵,看不出来,刘老板还是个斯文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秦耀就没那么多讲究了,一手抓着兔腿啃,另一只油乎乎的手直接捏住了对方的小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样,长得还挺别致的,说吧,女扮男装是想干嘛,不说的话,我就把你当细作给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,军营呆五年,母猪胜貂蝉,秦耀可不相信这个年代,还有什么花木兰从军的故事,光是看这小妞来不及掩盖的白皙脖颈,就能猜出面前这人的身份非富即贵。

        富家小姐?逃难,或者是寻亲?

        不管她是出于什么目的,在沃尔玛杀了十年……不,在汉末混了十年底层的秦耀早就心如铁石了,除了他清楚的有记载的人之外,他不会相信任何可疑分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开我!”小姑娘小脸涨红,一把打开秦耀油乎乎的手掌,带着一脸厌恶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防备地看着秦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呦?还是个小辣椒。”秦耀微微一愣,自己刚刚虽然没用力,可也是使得右臂,这小姑娘能瞬间挣脱,看来不简单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更让人好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主公,此人会武艺,我怀疑她是敌军派来的细作,我建议先把她绑起来,再交由我好好审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敢!”刘备还没答话,小姑娘已经是龇牙咧嘴,愤怒的露出了两颗小虎牙,倒是有些许的可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嘿,这话我就不爱听了,吕布我都揍过,这天下还有什么事情是我不敢的!”秦耀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姑娘一愣,随后满是鄙夷道:“吕布可是当世无敌的猛将,就凭你这小白脸,恐怕还挡不住他一根手指头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想到你长得人模狗样,倒是会吹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耀被吐槽了一脸,也不发怒,淡笑道:“那是因为没遇到我秦耀,不相信你可以去问问吕布,他的赤兔马是被谁锤翻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姑娘呼吸一滞,水汪汪的大眼睛转了一个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喂喂喂,是我在问你,怎么成我回答你的问题了,你还没告诉我你的来历,要说不清楚,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我跟家人走散了,肚子饿,就出来找吃的。”小姑娘想了个借口,不过她一直隐藏在树林里,的确是被秦耀烤兔的香味给吸引出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目光有些热切地打量着秦耀烤的金黄流油的兔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汉明,我看这位姑娘也没什么恶意,恐怕是那董贼焚京之后走失的女子,我们就不要为难她了。”刘备劝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秦耀拍了拍额头,我的刘老板,你啥时候这么善良了,你不是女人如衣服,兄弟如手足吗!

        心中无女人,拔剑自然神,这才符合你的人设啊,刘sir!

        “行啊,饿了是吧,告诉我你的真实来历,这只兔子就给你吃。”秦耀拿起一只还没吃过的兔子,勾引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闻着面前烤兔的芬芳,小姑娘狠狠咽了一口唾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秦耀从不说假话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,那我就告诉你……”小姑娘靠近,随后,在秦耀不可思议的目光中,张大嘴巴,一口咬向了兔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操作,一下子就把秦耀给整懵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没等二人有所动作,小姑娘叼着烤兔转身逃向树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诶,我去,你属狗的啊,我看你跑哪里去!”秦耀被戏耍,兜不住脸了,催动体内内力,如风一般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姑娘叼着兔子,一口气跑出了两三里路,这才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想抓住本小姐,再去修炼十年吧,就你还吹牛能打败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是吗?”秦耀的脑袋从小姑娘的肩膀处伸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,鬼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姑娘被吓得发出一声尖叫,这次秦耀可不跟她客气了,直接抓住她的手臂,一个擒拿,将她压倒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姑娘被秦耀压在地上动弹不得,脸上是又羞又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开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出你的来历,不然,今天要你好看!”秦耀恶狠狠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本姑娘顶天立地,死都不怕,你能拿我怎么样!”小姑娘倔强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秦耀嘿嘿一笑,嘴角上扬了一个弧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吗??(ˉ﹃ˉ?)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pia~”

        秦耀结结实实的一巴掌,突出一个稳、准、狠!

        小姑娘眼睛一下子瞪得老大ヽ(°◇°)ノ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是谁?我在哪?

        他居然敢打本姑娘?而且打得还是……!!!

        不足外人道哉的地方从酥麻到一片火辣,小姑娘一时间脑海变得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说不说?”秦耀将恶人扮演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小姑娘不语,还以为她在嘴硬,秦耀也不客气,再度几巴掌落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嘿,你猜怎么着,手感针不戳~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要杀了你!”小姑娘愤怒地咆哮着,可迎接她的,是狂风暴雨般的piapiapia~

        “呜,哇!”反驳无效,小姑娘一时情到伤心处,大声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秦耀脸蛋抽搐了一下,可还是狠下心道:“你这招对我没用,你要不说,我就继续打!”

        继续,走你~。

        密林里,飞鸟四散,走兽狼奔,少女凄厉的哭喊声,当真是闻者伤心,见者落泪!

        从愤怒到无助,从无助到媚眼如丝的求饶,可这些手段,对铁石心肠的秦耀都不起作用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姑娘又原形毕露,张牙舞爪道:“你打死我吧,你个淫贼,恶贼,我就是死,都不会说的,要是让我爹知道你敢这么对我,你就等死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秦耀受到威胁,不怒反喜,讥讽道:“呦呵,你爹多大脸啊,吕布我都揍过,还怕你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爹就是……”小姑娘说到一半,连忙闭嘴。

        秦耀暗道可惜,这个来历不明的小丫头,肯定身份不低,自己要是能知道她的真实身份,或许计划能够更加成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说啊,你爹是谁,说出来,万一我要认识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说,死也不说。”小姑娘倔强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秦耀没了耐心,一手抓住小姑娘紧致的下巴,阴恻恻道:“不说也行,看你这丫头,长得还不错,勉强能做我的暖床丫头,不知道一会我把你的衣服扒光了,你还能不能嘴硬下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被秦耀捏住下巴,感受到喷吐到脸上的男子气息,小姑娘脸色时白时红。

        秦耀一个反应不及,小姑娘张大嘴巴,一口咬在了他的手腕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卧槽,松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呜呜呜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真属狗的啊,快松手,嘶!”秦耀脸都白了,又不敢动用力量,怕直接把这小姑娘的满口牙给震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得已,只好松开了抓住她两条胳膊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姑娘见机连忙双手撑地,想要逃离。

        吃了亏的秦耀怎么会这么轻易放过她,没等她跑出两步,一个大跳,整个身子压在了她的身上,正巧是一个斜坡,伴随一声惊呼,两人相拥同时滚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没事吧。”秦耀被晃的晕头转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松开你的脏手!”小姑娘愤怒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秦耀晃了晃脑袋,这才发现自己的一只手好巧不巧,搭在了小姑娘的心脏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说怎么这么软呢,秦耀有些不舍的抓了一把,直把小姑娘抓的面红耳赤,呼吸加急。

        贪婪地闻了闻自己的手掌,秦耀发誓,自己穿越十年来,是第一次这么靠近一个女性,当然,军营里给他们浣洗衣物的王大妈不算!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东西杵着我?你还带武器了?”小姑娘奋力想挣扎起来,可腹部被一根坚硬如铁的棒棒顶着,让她不敢乱动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秦耀老脸一红,慌忙整理衣衫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样吧,我也不为难你,兵荒马乱的,女孩子多点防备也是应该的,你告诉我你的名字,改天我要是有你父母的消息,直接把你送回去行了吧?”秦耀有些不好意思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有这么好心?”小姑娘坐在地上,怀抱双腿,有些委屈地说到。

        秦耀挠了挠头:“如今正值战乱,任何身份可疑的人都不能放过,想来你不敢说出你的来历,也是怕讨董联军这边的人迁怒于你,你就跟在我身边吧,我保你安全,但你要有什么坏心思,就别怪我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补充一句,就你这三脚猫的功夫,在联军里,能拿下你的,不下于一百个!”秦耀威胁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姑娘低头不语,第一次出家门,原本以为凭借自己多年习武的本事,哪怕是不敌那些名将,自保也是绰绰有余,可谁想随便遇到一个文弱书生,就把自己给拿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怪不得……父亲那么强的人,都会落败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叫吕……李玲绮!”话到嘴边,小姑娘急忙改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秦耀一脸震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我说我叫李玲绮。”吕玲绮还以为秦耀没听清,再度解释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秦耀的表情要多精彩有多精彩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他耳聪目明听清了刚刚小姑娘含糊不清的表述,而是,无需知姓,只需知道一个名,结合《三国全志》的人物描写,他已经知道了面前这个小姑娘的身份。

        乖乖不得了。原本以为只是哪个王公贵族的女儿,没想到是吕布的爱女!

        要说吕布在世人嘴里有多么不堪,可他却是这个时代,标标准准的宠女狂魔啊!

        他要知道自己不仅抓了他的女儿,刚刚还打了她的屁股,摸了她的……咳咳,会不会拎起方天画戟把自己削成人彘啊?

        呸,我怕他干什么,量他吕布再叼,我有关二哥,张三哥在,他敢来,大不了再抢他一匹马。

        哼,就是这么自信!

        “喂,你在笑什么,怎么看上去那么渗人呐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