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书网 - 历史军事 - 三国:刘备帐下,朝九晚五秦耀在线阅读 - 第九章:分兵虎牢关

第九章:分兵虎牢关

        “报!董卓亲率十五万大军,麾下李儒、吕布、樊稠、张济等共守虎牢关,吕布率军在关前扎下大寨,董卓亲自坐镇虎牢关!”

        汜水关和虎牢关皆为雒阳门户,一左一右,遥相呼应。

        (实际上真实历史是汜水关就是虎牢关,也就是说,按照历史地理图,温酒斩华雄和三英战吕布是一个地方,当然,历史没有这两事件,但按照演义所述,将这两个地方拆分为二,不必深究!)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两则军报,袁绍脸色变幻莫测,还是曹操急忙站出来说到:“如今董贼屯军虎牢,如我军强攻汜水关,恐腹背受敌,倒不如分兵以据虎牢?”

        袁绍像是经历了大起大落,声音嘶哑道:“便依孟德之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商量过后,十八路诸侯分出了八路诸侯前往虎牢关据敌,分别是王匡、乔瑁、鲍信、袁遗、孔融、张扬、陶谦以及公孙瓒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备虽因汉室宗亲的名义,被安了一个诸侯的名义,但说到底还是一个没兵的诸侯,更不比西凉马腾这种,同样孑身来的,但却能为诸侯联军增添一个董卓作为关西派系无道的名义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几兄弟也就只能跟在公孙瓒后面摇旗呐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秦耀显然不这么觉得,此时的他有点兴奋,原因是,接下来就能见到各种评书中,汉末三国的武力天花板吕布了!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道传说中的吕布,能有多神勇,长相比之自己又如何?

        秦耀不禁自恋地摸了一把自己的小脸。

        河内太守王匡,作为八路诸侯的先锋军,领兵先到虎牢关外,不料远处已是烟尘滚滚,放眼望去,只见吕布已率铁骑三千,攻杀而来!

        王匡来不及多想,连忙勒马,催促手下军士列阵以待。

        好一个吕布,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,体挂西川红锦百花袍,身披兽面吞头连环铠,腰系勒甲玲珑狮蛮带;身侧雕弓,掌中方天画戟,坐下嘶风赤兔马!

        果然是‘人中吕布,马中赤兔’!

        王匡安抚坐下受惊的骏马,回头问到:“谁敢出战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待某取其首级!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落下,一将纵马挺枪而出,王匡认出,此人乃是河内名将方悦!

        王匡大喜,催促擂鼓助威,还没等摆开架势,方悦只坚持了不到五回,方天画戟掠过,便是在地上留下了一具无头人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全军随我,冲!”

        吕布看都不看被斩落马下的方悦一眼,画戟一挺,身后铁骑如山呼海啸般直冲王匡阵营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一个照面,王匡大军丢盔弃甲,哭喊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    吕布只身一人,从东杀到西,又从南杀到北,所过之处,如入无人之境。

        眼看王匡大军将一败涂地,幸好乔瑁、袁遗两路大军及时赶到,拼杀过后,合三路诸侯大军之力,竟也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,才让画戟浴血的吕布收了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大诸侯哪还有一战之心,连连后退三十里地,才敢落下大寨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其余五路大军赶到,只见灰头土脸的王匡似哭非笑,满身狼狈地痛呼道:“吕布之勇,鬼神莫测,天下无人能敌也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备跟随公孙瓒看到一镇诸侯竟露出如此不堪的一面,不由眉头紧锁。

        压低声音询问道:“汉明,你观那吕布,当真如此神勇?”

        要说现在全军上下,谁的脸上还没有蒙上一层阴霾,那就唯独秦耀这个另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未经思索,秦耀点头回答道:“如今的吕布,的确堪称天下无敌!”

        心里默默加了一句,只是现在!

        刘备神色更加凝重:“比之华雄如何?凭我二弟、三弟的手段,能敌否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次的秦耀稍稍迟疑,才给出一个答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华雄虽勇,但哪怕是十个华雄,都难近其身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至于关张两位将军,论单打独斗,还稍逊火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备神色有些落寞,息了内心借吕布威名打出名气的念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秦耀宽慰道:“主公无需妄自菲薄,我说的,乃是当下,吕布乃当世绝顶武将,正值壮年,弓马娴熟,更皆有一等一的赤兔宝马,彼时无论是哪方战将与之相斗,都难讨好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至于关张两位将军,年岁不及而立,内力还未及巅峰,坐骑更是相差甚远,假以时日,也不虚那吕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耀说的是实话,刘关张三兄弟,刘备今年正好30,关羽是160年生人,如今是29岁,张飞更小,167年生人,才22岁。

        反观吕布,151年生人,如今38岁,是最巅峰的时刻!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秦耀没有小觑吕布的意思,吕布一生戎马,无论戟法、内力、马术,都已臻化境,更不用说一身神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(个人见解,很多人觉得关羽后期战力无敌的名号是吹的,但一个二十几的小伙子,的确是很难跟大他差不多十岁的人比气力的,史实并无斗将,所以吕布强不强不好说,但二爷的很多战绩却是实打实的。)

        见刘备已经打不起兴趣,秦耀笑道:“主公想胜那吕布,倒也不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备身子一震,抓住秦耀的衣角就问到:“汉明有何对策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耀不动声色地抽出衣角,笑道:“吕布出道以来,无人能敌,自然养成了孤高狂傲的心态,关张两位将军亦是世之虎将,一人虽不敌吕布,合二人之力,战败吕布倒也不是什么难事,我想以吕布的性格,也拉不下脸来喊人助阵,此法虽说不耻,但也是目前能胜吕布的最佳方法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耀没有提刘备,虽然记忆中刘备的加入促成了三英战吕布,但秦耀总觉得刘备就是个打酱油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人家是大戟、大刀、长矛满天飞,你个拿剑的,掺和进去干嘛?这不裹乱吗?

        没听说过一句话,叫做:一寸长一寸强吗?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虽然遗憾,可能见不到三英战吕布了,但关张大战吕奉先,也是有看头的嘛!

        一众诸侯正忧虑的时候,小校急冲冲赶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报!吕布在寨前溺战!”

        公孙瓒纵横幽州,杀得乌丸丢盔弃甲,什么时候被人这么打上门过,当即冷着个脸道:“诸君且一道去看看,这吕布,究竟有多神勇!”

        八镇诸侯不敢犹豫,各自上马,率八路大军徐徐挺近。

        远眺去,只见吕布骑着赤兔马,纵横于高冈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大军挺近,吕布一拉缰绳,绣旗招展间,已经率铁骑再度冲阵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古文无第一,武无第二,各路诸侯底下将领却不似他们主公一般认为吕布无人能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不,上党太守张杨手下部将穆顺冷哼一声,也不请示,直接驱马挺枪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勇气可嘉,实力不足。

        吕布不屑地冷笑一声,大戟一挥,没等穆顺使出一身勇武,就已经被刺落马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诸侯联军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吕布休得猖狂,待某家来取你项上人头!”

        出声者,乃是北海太守孔融部将武安国,此人闻名已久,在青州对战黄巾的无数次战斗中,皆是身先士卒,出道以来,未尝一败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拎着两个硕大的铁锤飞马而出,和吕布战至一块。

        武安国倒也不是泛泛之辈,一身蛮力勇不可当,几锤落下,竟把无敌的吕布震退了数步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没等诸侯联军高兴呢,吕布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若只有这点本事,那某家便不和你玩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落,肉眼难辨的一戟如电光火石般划出,武安国来不及反应,握锤的那条手臂被齐根斩落,疼的他连连大喝,落下马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敢再多看吕布一眼,武安国握着断臂处,踉踉跄跄地朝着军阵跑了回来,一路跑来留下一条狰狞的血线。

        八路联军齐上,才勉强救下了重伤的武安国,吕布再斩二将,却也不急功近利,打马奔腾了几个来回,直惊得众诸侯胆战心惊,这才在大笑中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八镇诸侯灰头土脸的聚在一起议事,正值奔波于两关之间作为策应的曹操赶到。

        闻讯,也是脸无血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忙说到:“吕布之勇,难以抗衡,只得等十八路诸侯齐聚,再议良策,若能擒了吕布,董贼将再无阻我联军之力!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勉强认同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还没等众人躁动不安的内心安定下来,又有人来报,吕布又在寨前溺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吕布欺人太甚!”公孙瓒再也忍不了了,拎起自己的马槊,怒气冲冲地打马出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吕布休狂,且吃某家一槊!”公孙瓒赤红着眼直指吕布。

        吕布眼睛微眯,也不见动作,就这样静静地等着公孙瓒靠近。

        公孙瓒虽为马上将军,可自身实力还未达当世顶尖,只是接了吕布随手落下的一戟,面色便是涨成了猪肝色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槊刺完之后,便再无余力攻击,勉强接了吕布几招,五脏六腑已经是翻江倒海,四肢像是被重锤敲击过了一样酸软无力。

        连漂亮话都不敢说了,公孙瓒驾着马就欲逃离,吕布嗤笑一声,胯下一夹,赤兔马发出唏律律的长鸣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追一赶之间,吕布竟是后发先至,画戟高抬,重重落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吾命休矣!”公孙瓒绝望地闭上了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休伤吾主!”千钧一发之间,一道银光闪烁。

        金铁相交,原本绝望的公孙瓒发现自己安然无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主公快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公孙瓒不敢犹豫,狼狈地驱马逃离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眼前的白袍小将,吕布见猎心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枪法不错,报上名来,吕布戟下,不斩无名之辈!”

        白袍小将面色沉静,执枪化解了吕布几式戟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冷静道:“常山,赵子龙!”